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峰迴路转

我 的 大 学 (注册会员彭杉影原创小说本站首发/现已结集出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6-29 19:2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糊涂的爱(之一)

       时光晃悠着过,我们全无知觉,半个月就过去了。我们已习惯了每天上山下山,习惯了在人事处机房里人模狗样地敲敲键盘,习惯了每天晚上在淙淙的泉水声里进入梦乡。

       仿晚,一场雷阵雨从天而降,哗啦啦来得迅猛,伴随着电闪雷鸣,远处山被染成了黛黄色,掩映在层层叠叠的雨雾之中。

       周姐从雨帘中冲了出来,直奔她的住处,衣服已湿透,白白花花的小腿、大腿……,清清朗朗、一览无遗,身体曲线被勾勒得奔放激昂。我看得目瞪口呆,大雨能冲刷掉着山间的尘埃,却难冲刷掉着心灵中的污垢。周姐从我身边过放慢了脚步,不好意思地说,看这雨下的, 象在泼水。我说,今天是泼水节。

        这时我听到了隔壁宿舍传出的歌声:哗啦啦下雨了,看到大家都在跑…. 歌声淹没在雨声中,意境和谐而恬静。我站在宿舍门口,欣赏着雨中思黄塆飘渺的美景,神思却凤凰涅磐一般飞向了外面的世界,我想起了我的工作、命运、前途和女友。

       鲁三桥这几天情绪不太对劲,象霜打的茄子一样,提不起精神,一改往日那种很牛逼的举止言谈,走路时也仿效着胡涛低着头作沉思状,象是思考着导弹出膛、卫星上天等很复杂艰深的问题。这模样,一点也不酷,因为有拾人牙慧之嫌。其实呢,在这青春燥动的岁月里,除了失恋,还有什么更能折腾少男少女的心。鲁三桥失恋了?

       鲁三桥失恋我一点也不感到奇怪,早在我意料之中,倒不是我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超人本领,我只是把他女友的名字熊露在嘴里反复唠叨了几遍,熊,狗熊的熊,露,露水夫妻的露。我唠叨了数遍之后,就感觉到了他们的爱潜在着无法抗拒的危机,尽管这感觉有些牵强。

       扯起萝卜带起泥,说起鲁三桥的女友熊露,这时该出场的是我的女友杨帆了,杨帆这名字我也在嘴里反复唠叨了几遍,杨,水性杨花的杨,帆,一帆风顺的帆。于是我一头雾水,我曾对杨帆说,你这名字怪里怪气的,不知道是要阐述一个什么问题,远没有熊露这名字直截了当。她不解地望着我,名字不就是个代号。你是不是在想什么歪主意?我一言不吭,莫名其妙地想起了《狂人日记》里的句子: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不然,赵家的狗何以要看我两眼?

       我、鲁三桥、熊露、杨帆在高中是同一个班上的同学。高考后,我和鲁三桥进了H大,读了软件专业,专科。熊露进了H大政教系,专科。杨帆,进了医学院,五年本科。

        当鲁三桥和熊露将爱打理得如火如荼时,我和杨帆还是欲抱琵琶半遮面,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鲁三桥追过郑诗惠,是不是真有其事,我不得而知。但鲁三桥曾大大咧咧,在宿舍里扬言要追郑诗惠,这是不争的事实。肥仔那时候还没有对郑诗惠展开强有力的攻式。

       郑诗惠过生日,是在一个百花争放的时节,校园里的“一串红”正火一般地张扬。我们都准备贺卡去郑诗惠住的619室搞庆祝活动。

       鲁三桥很兴奋,精心挑选了贺卡,在贺卡上写点什么,他却犯难了,千折百廻地冥思苦想着,最后贺卡上是我的一首小诗,内容应该有示爱的成份,我那时候喜欢成人之美,竟然有如此宽广的胸怀,到如今我都感到惊奇。我在自己的卡上写的是我填的一首词,我只记得其中两句了:不在故土不在家,燃起二十支红蜡。 肥仔看了我和鲁三桥的贺卡,一脸的沮丧和无奈。

       小小的生日PARTY,气氛热烈。郑诗惠穿着白色连衣裙,象一只美丽的白天鹅。我们从食堂买来菜,在外面买来红酒,吃着喝着闹着,我变换着真男声假女声唱了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把气氛推向了高潮。我发现郑诗惠笑逐颜开的时候更养眼耐看。

        生日PARTY之后,鲁三桥的态度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经常说郑诗惠太矮、不好看,还要装着纯真的样子,莫非郑诗惠也是葡萄?我心里揣摩着,大概是这家伙知难而退了吧。

       鲁三桥追过黄媛媛,有情书作证,那情书也是我代为捉笔。情书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快放暑假那阵,鲁三桥开始和黄媛媛建立了恋爱关系,开始频繁接触。

       天有不测风云,开学后,形势就急转直下,黄媛媛和万涛成双成对,形影不离了,鲁三桥收到了黄媛媛的一封信,在信里,黄媛媛非常诚恳地向鲁三桥表示歉意,并委婉地说出了原委:和鲁三桥在一起没有激情。那潜台词是和万涛在一起有激情,她不说我们也知道,她和万涛激情澎湃,因为万涛那小子嘴里经常叼着那首野性十足的歌: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有时半夜里我们也会听到万涛肆无忌惮地狂吼着。他们甚至在食堂吃饭也是相互喂饭,全不顾及有什么影响。那架式,象是要放下碗筷就相互啃起来的。

       鲁三桥与万涛第一回合的交锋就败下阵来,实在是窝囊。我心里也窝着火,我自责地认为鲁三桥的失败与我写的情书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平时牛B轰轰的鲁三桥,就这样被黄媛媛打发了。鲁三桥沉默寡言,长吁短叹好长一段时间,我发现鲁三桥这种矜持的模样其实很有魅力,男人味十足。

       处于爱的真空中的鲁三桥,寂寞象大山一样袭来,无处逃避。熊露便不失时机,乘虚而入,来我们宿舍转悠了几次后,鲁三桥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情场如战场,战机的掌握非常重要,我对熊露该刮目相看了,我觉得她是块好料,只是稍胖、稍矮,有颗门牙的颜色比旁边的牙齿稍深。有次熊露给鲁三桥带来收录机,鲁三桥把收录机里旧电池拿掉,准备换上新电池,熊露指着装电池的地方说:你给我写情书,要是不好意思给我,就放在这个地方,然后把收录机还我就行。

       鲁三桥的爱一波三折,最后得到的爱是别人送的还是捡来的,说也说不清楚。

        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稀里又糊涂…….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8-7-23 17:00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6-30 17:4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糊涂的爱(之二)

       杨帆高中那一阵成绩并没有我好,每次考试都是我压住了她,但她运气好,工夫用在了刀刃上,高考是她压住了我,也就是就我压住了她多次,而她压住了我一次,最关键的一次,她压住我之后,我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在我的映象中,她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女孩,齐耳的短发、中等身材、脸上总是挂着微笑,有几分我见犹怜的秀气。

       高三那一年她老是坐第一排,第一排齐刷刷全是女生。我坐在第二排,坐在她后面。这不是个好位子,调位子的时候,我对班主任说,我远视,坐近了黑板上的字看不清,真正的的原因是我不喜欢坐在女生的后面,女生们矶矶喳喳,象一群鸟。女生们脸上或身上涂抹的香料散发的奇怪气味悠久绵长,让我头晕发慌。我无意中发现,如果和其中的一个女生单独在一起,那香味或淡雅、或浓烈,但给人都是舒服的感觉,他们坐在一起,那不同的香气便水乳交融,形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怪味。我曾想建议他们用一个牌子的香料,几次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于是我被调到了倒数第二排,如此看来,高中那阵子我对杨帆没有动过歪心思,杨帆对我也没动过歪心思。但我俩异床同梦,梦想着高考能金榜题名,梦想着走出农村那片广阔的天地,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我姑姑家就在医学院前面,我经常周末去她混饭吃。杨帆上自习的那间教室在从医学院那栋教学楼的8楼,我姑姑家在医学院前面那栋宿舍楼的2楼。

       杨帆上自习时从窗户探出脑袋朝下望就可以看到我姑姑的家,如果运气好还可以看到我的脑袋;我从窗子探出脑袋朝上望就可以看到杨帆上自习的那间教室,如果运气好还可以看到她的脑袋。

       后来我们不再满足于从窗户探出脑袋望上望下,一个夏日的晚上,天上星海璀璨,象天上的街市。医学院的小树林里,我轻轻地揽过杨帆,杨帆闭上了眼睛,我低下头,隐约看到路灯光在她脸上形成的斑驳的碎影,美感一落千丈,我闭上眼睛,不顾一切地压住了她的嘴唇。那一夜,我和杨帆同时献出了我们的初吻。

       爱情就象是炒股的K线图,上到顶峰后将会下一路下行。那天晚上的初吻是我们爱的顶峰,K线曲曲折折蜿蜒向前延伸,我抄底介于这支股票,却始终不能突破顶峰直上云宵,把我的收益放大到最大值。

       杨帆和熊露在高中时就是较要好的朋友。自从鲁三桥被熊露俘获或者是熊露被鲁三桥熊露俘获后,熊露就再也没踏过医学院的大门了,一有时间就扑向我们的宿舍,和鲁三桥缠绵着,象两只野鸳鸯。为此,我和宿舍里的一群哥们都不厌其烦,他们把爱巢筑在我们的宿舍,我们自己就不能在这里为所欲为了,连换衣服都困难。我曾非常委婉和间接地要求鲁三桥把他们的爱巢转移到学校前面的湖边,那里风和日丽、湖水碧波荡漾,还有成片的小树林,连乌鸦都在那里筑巢了,在那里筑巢是再恰当不过了。

        杨帆却从来没去过我的宿舍,我和杨帆的活动范围局限在医学院附近的小山、电影院、长江之滨。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8-7-23 17:0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7-1 23: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到鲁三桥和熊露不会将爱进行到底,他们的爱注定要半途而废。我多次听到鲁三桥描绘着他心目中的恋人形象,照他说的,她的女朋友应该是出水芙蓉、长发飘逸、粉面含春、性格含蓄温柔,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照他说的标准我来审视熊露,熊露一条也不能达标。

       更重要的是,一开始他们的爱就涂抹着浓烈的投机色彩。鲁三桥在情感受挫、情绪一落千丈时,熊露大义凛然地解囊相助,两人乐悠悠玩起了翘翘板的游戏。当熊露这边还在一厢情愿地做着美梦,幻想着与看似潇洒、一表人才的鲁三桥踏上红地毯,走入婚姻的神圣殿堂时,鲁三桥已思想开了小差,感情比兔子还跑得快。熊露是学外贸的,懂经济,她以为谈恋爱就象是炒股,抄了底后就会红浪翻滚的。她错了!

       我想着,在轰轰的雷雨声中,躺在床上做着深入细致的分析。这会正瞅见鲁三桥正躺上床在看信,脸上拧起了疙瘩。我忍不住问了声:熊露来信了? 她说要来黄石,鲁三桥回答道,头也不抬,然后是一声叹息。不能让她来,鲁三桥又说,语气斩钉截铁。

       分析完鲁三桥和熊露的感情纠葛,我想一鼓作气来分析一下我和杨帆的感情纠葛,这时我想起了我同宿舍的另一个哥们徐仁才,他没来黄石,也留在学校实习了。

       徐仁才的长相似一算命先生,戴着一幅黑边眼镜,枯黄的头发稀稀拉拉,象一堆乱草,我总是担心那堆草,遇上火星会引起熊熊大火。他来自明医李时珍的故乡,这家伙没有切脉看舌的本领,却喜欢拿骨看相,没事的时候就抱着一本易经孜孜不卷地潜心研究着。

      有次他拉着我的手,象模象样仔细看,然后说出了一些似是而非和似非而是的话,让我不得要领,大至是推测出我今后恋人的身高、体重等相貌特征爱好、秉性等内在的个性。反正与杨帆一点也沾不上边。

       黄媛媛曾对鲁三桥说,你给不了我激情。我对杨帆也说过,你给不了我激情,杨帆对我也重复过同样的话。天啊!这是谁的错? 来黄石快二十来天了,好象没怎么想她,片刻的思念也被实习时滋滋有味的生活而充淡,我感觉我们的爱也快走到尽头了。

       那次在医学院前面的上山上,当我把徐仁才对我说的一番话对杨帆和盘托出并问她信不信,她竟然一脸的茫然,半饷才说出一句话:我们可能真的不合适。我俩同时抬起了头望着蓝天白云,心情却象梅雨季节里的乱草一样潮湿。 天上一字飞着的大雁,慢慢改变队型成为大大的O字,好象在嘲笑着我们俩个象笨蛋。

       我听见了费翔在声撕力竭的声音:反正你早已不在乎,你的眼睛默默地告诉我,爱情已到了尽头,就象秋风吹落的黄叶,再也没有感觉。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8-7-23 17:02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7-2 17: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回校偶记

       天气热起来了,这是身材魔鬼惹眼的女人们望眼欲穿的季节,他们肆无忌惮地用暴露来挑战恢恢苍天和行人的目光,彰显着自己的个性和迷人魅力。街上的色彩丰富起来,五颜六色的裙子把天地之间点缀得灿烂光亮。蠢蠢欲动的男人,潜意识里象猎人一样满世界搜寻着自己的目标。

      思黄塆依然风景如画。

       我们在玩玩打打、疯疯癫癫的嬉闹中推进着我们的工作计划。我画的流程图,一个箭头接着一个箭头,右指一下,左指一下,上指一下,下指一下。直着指一下,斜着指一下,我数了数,一共是108个箭头,大大小小象迷魂阵一样曲折迷离,这是我完成的第一个浩大的工程,我引以为自豪。胡涛看了,对我翘起了大拇指:这一组的总体设计该你来做的。周姐来我们宿舍小坐,看到那张图,大声叫了起来,你画了这多么多标抢啊!

       周末,鲁三桥连拖带拽把我拉上了回武汉的长途汽车,一到学校我就往最近的一栋教学楼的厕所冲,我对习惯一词的解释一直是:每天都很准点,到时间必须便便。这次都是这混蛋鲁三桥给害的,

        学校教学楼的厕所是刷了漆的木板隔开的,这种木板适合各种钢笔、铅笔、圆珠笔、小刀、钥匙甚至烟头在上面进行创作。这些作品类似于现在的网络文学,这种厕所其实就是最早的BBS,有行踪飘渺的写手,有固定的阅读人群,而且内容也杂乱,不乏精品,当然更多的是垃圾。

        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文化,不像饮食文化、茶文化、酒文化等文化在海内外享有深远的影响,而往往被人所忽视,也就像这个小专题中汇集的东西一样,有人会觉得搞笑,有人会觉得恶俗,也有人觉得无聊…但终究,每天你依旧无法离开它…

       蹲在久违的茅坑上,欣赏木板墙上精彩纷呈的涂涂画画,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有几幅对联颇具工底,有一联是,上:天下英雄豪杰到此俯首称臣,下:世间贞烈女子进来宽衣解裙,横:天地正气,另一联,上:脚踏黄河两岸手拿机密文件,下:前面机枪扫射后面炮火连天,横:爽。再一联,上:大开方便之门,下:解决后顾之忧,横:众屎之地 。 还有打油诗一首:来时匆匆忙忙,去时心情舒畅,留下黄金一堆,留与后人来抢。我忍俊不禁,不觉已双腿酸疼,体内的秽物早已是人去楼空。我不禁想起了毛主席的几句话: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吓倒蓬间雀  我不禁疑惑着:毛主席写这首词是不是正蹲着,一泻千里? 我站起来,眼冒金星,鲁三桥敲着木门,大声叫:你是生娃吗?这么难,快有吃一餐饭的时间了。
     
       从厕所里出来,夜幕已拉上了,密不透风。熟悉的夜空依然星光灿烂,静谧的校园里,黑暗幽静处晃动着一对对高高矮矮的人影,情侣们在继续上演着爱恨交织的故事,北方的狼那首歌被单身汉们烘托得孤独悲壮,在校园上空飘荡着,久久不散。

       在宿舍的拐角处,遇到了柳杨,她也留在学校实习。柳杨其实长得清秀,马尾巴的头发,瓜子脸,很耐看的,就是穿衣服不太得体,喜欢穿深颜色的衣服,把自己往老气横秋那方向使劲。不过这会她穿着一件白色花边的连衣裙,在路灯光下的映衬下,婀娜多姿。彰显着青春亮丽的色彩。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8-7-23 17:05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7-2 17: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头看时,这篇东西问题还真不少,错别字、前后矛盾等都有。
将在完工后修改完善然后发全文帖。
发表于 2008-7-2 18: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允许我代表全体坛友感谢作者的细心和负责

期待大作早成完璧,光耀文坛。 您慨然将大作首发/独发小站,是小站的荣光。 欢迎各地文朋诗友光临鄙站,首发杰作。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08-7-3 16:24:49 | 显示全部楼层
应付检查,暂停几天。
检查完毕,再续写拙作。
发表于 2008-7-3 20: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我着只好等倒。。。。。。。

。。。。。
 楼主| 发表于 2008-7-5 06: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班上的女生一共十个人。郑诗惠、周玲、黄媛媛、连莲住在619, 柳杨、大侠、杨千、林放、杜梅住617。还有一位是走读生刘韵。除个别外,一个个别具特色,整体效果赏心悦月,沁人心脾。九一级软件班的女生啊,就象苏东坡所说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真是的,我干嘛要舍近求远?

       我想起几个月前,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时,天空中弥漫着新年的气息,雪花飘飘扬扬从天而降,烘托着的节日气氛,一夜之间,校园粉妆玉砌,西大门口的那颗落叶松的披上了银装,招凤引蝶一般引来许多照相留影的少男少女。

       系里将举办迎新年合唱歌咏比赛,每个班都必须倾巢出动。衣着打扮由各班自由选择,我和几个班干部密切磋商、精心准备,拿第一的决心激荡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

       比赛安排在学校第一食堂的大饭厅里举行。轮到我们班上场时,男生统一穿着皮夹克,分两排站立,十个女生统一穿着白毛衣、围着红围巾站在第一排,与其他班上台时整齐划一的绿军装形成了鲜明对比。台下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我们班唱的两首歌也别具特色,展示了整场比赛活波生动的一面。特别是十个女生,一个个如仙女下凡,青春亮丽的色彩一览无遗。台下的男生们眼睛看直了、看呆了、看傻了、看痴了。比赛结果,我们班第一!从那以后,我们班的女生就名声在外了,其他班的男生有事无事喜欢来617、619串门。

        柳杨看到我俩,一脸的惊喜,一连问了我们七八个问题,实习任务完成得怎么样? 你们怎么好象更有魅力了?黄石那边好不好玩?那边有没有同学? 等,没等我一一回答,她又接着说:真后悔、太后悔了、非常后悔、很后悔。我问她:后悔什么呀?她说:真是个笨蛋,当然是后悔没和你们一起去黄石实习,在学校里什么也没搞成,就认识了郁闷两个字。

       排空之后,更感到饥肠辘辘,迫切需要填充。在学校食堂前面的小餐馆里,两个人把两个菜和几瓶啤酒送下肚后,鲁三桥挺起了胸膛,肚子里象是装满了坏水,脸上挂满了满不在乎,象准备上山打虎的武松一样。这家伙今晚要和熊露摊牌了,今夜无眠!

       我坐上公汽,两站地就到了医学院,周末校园的晚上,多了几分喧嚣,灯光球场上灯火通明,叫喊声不绝于耳,小树林下成双成对的情侣们钩着肩搭着背、窃窃私语、搂搂抱抱,医学院的学生、那些准医生们谈起恋爱与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两样,那招招式式如出一撤。 在我的想象里,人体的神秘感、美感在医生们眼里大打折扣。

       每次我和杨帆亲蜜接触时,我就会想,这时候她的脑海里会不会正闪动着手术台上的行将被解剖的躯体,于是我感觉到自己在她眼里已经是一丝不挂了,这感觉很别扭,好几次准备将正耳鬓厮磨的事半途而废。

       那个小石凳,我奉献初吻的那个小石凳上依然有一对情侣在互相信口开河,体验着口唇交融的快感。全然不顾蚊子已在大腿小腿上狂轰炸。

       我轻车熟路就到了杨帆的宿舍楼下,我犯难了,这么晚了,怎么能混上去啊?一到晚上看楼的老太太就象猫头鹰一样盯着想上女生楼的男生。

      杨帆曾告诉我那老太太看楼的事。
      

       为防止男生上楼,老太太在楼梯口用粉笔写道:女生宿舍,男生请勿进。 几天后,发觉勿字被擦去:女生宿舍,男生请进。
       于是老太太将它改为:女生宿舍,男生请止步。 未料,两天后,有女生发现,“止”字被好事者添了一笔,变成“男生请正步”。
       老太太气愤地将之改为“男生止步”,第二天早上,老太太唠叨着说她气得血压升高,一看,原来“止”字又被减了一笔,“女生宿舍,男生上”。
        众女生哗然,老太太决定战斗到底。于是又写道:此乃女生宿舍,男的一律免进!!!老太太颇为得意这一杰作,女生们也称这回没戏了。

        然而,当日下午,上完课回寝室,忽听几个女生惊声尖笑,冲到门前,一行字赫然在目:此乃女生宿舍,男的一律免票进入!
   

       我不禁从心底佩服起医学院的男生们和老太太斗智斗勇的博大智慧和前赴后继、勇往直前的大无畏革命精神。

       我正不知所措,看见一女生提着一桶热水,步履坚难,走到楼梯口时,我不失时机,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从女生手里抓过水桶就往上冲。
       我听见女生在下面生气地说:到现在才来,害得我拎这么远,累死我了。
       老太太训叱着女生:他是谁呀? 你怎么让他上去了
       是我男朋友,阿姨。帮我把水送上去就下来的。女生说着好话。
      上到三楼,我上气不接下气,停下来。女生上来了,吃惊地看着我,问:你是谁呀?
      我喘着粗气说:你不是说是你男朋友吗? 我心里一阵兴奋
      女生不好意思地说:我看错了
      我说:我也看错了,我以为你是我女朋友呢
      女生小巧玲珑,马尾巴在脑勺后面跳舞,我想起了郑诗惠。 女生笑了,我也跟着笑了。我看她香汗淋漓(抑或是臭汗),模样更象与郑诗惠了。

       杨帆不在宿舍,同宿舍的那个小胖子说她去图书馆了,待会就回的。让我等她, 我百无聊赖,坐在杨帆的床沿上,翻着桌子上的《解剖学》,从书中翻出了一封信,已装入信封,收信栏里赫然写上了我的名字,收信人地址空缺,杨帆竟如此神机妙算和善解人意!担心我闲得无聊发慌。

       杨帆这封信颇具文字工底,三分象散文、三分象诗、三分象散文诗,还有一分象评论,想不到她舞文弄墨如此娴熟老练。她在信中慢无边际地说起了很多她少不经事时的事,说起了她的家乡,说那里是前贡米的地方,说起了她的人生理想,还说起了在心底里对我的一串串、一叠叠美好映象,还说要把这美好映象永远留下去。

       但我还是从字里行间里看出来了,满篇都写着:吹灯熄火。

       我晕乎乎的,好象酒劲上来了,巨大的失落感、沧桑悲凉象喷泉一样涌上了心头。杨帆的身影在我眼前晃动着,笑迷迷的眼神…….小山、树林、食堂、电影院、拥挤的街道、白花花的嘴唇,在我眼前晃动着,颠三倒四。我把信厮得粉粹,用力一抛,纸屑象天女散花般散落在她的床上,桌上和地上。小胖子看着我,眼神奇怪。

       楼下看楼的老太太在喊着:要熄灯,小兔崽子们都出来了!接着又喊:姑娘们,送客了!我冲下楼,又一回气冲到校门。

       回到自己的宿舍时,没见着鲁三桥。徐仁才兴奋地和我讲起最近发生在学校里事,好象是说糯米基来找过柳杨多次,好象还说机房里管理员来了个俊俏的,他说他的,我心不在焉,品尝着那个叫失恋的游戏的滋味。

       第二天早上,鲁三桥回了,身后跟着的熊露,一句话也不说,眼睛好象有些浮肿,默默无言,一直把我们送上了去黄石的公汽,挥手的时候,我看见熊露脸上晶莹的泪珠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8-7-23 17:09 编辑 ]
发表于 2008-7-6 17: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鉴定师费心分析

1,不是我写的,我没这种生活经历,也写不了这么好;2,寒版热衷于拍照,也不是她;3,其他几位各有爱好,但都没开始写小说;4,作者乐意在全部完工后再与我见面,我尊重他/她的想法。先让我们把他/她当作‘隐士’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1-1-22 21:11 , Processed in 0.07952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