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峰迴路转

我 的 大 学 (注册会员彭杉影原创小说本站首发/现已结集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6 19: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管季超0712 于 2008-7-6 17:47 发表
1,不是我写的,我没这种生活经历,也写不了这么好;2,寒版热衷于拍照,也不是她;3,其他几位各有爱好,但都没开始写小说;4,作者乐意在全部完工后再与我见面,我尊重他/她的想法。先让我们把他/她当作‘隐士’吧 ...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不是我?若是我,你怎么办哪??????
 楼主| 发表于 2008-7-6 20: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不起大家! 忘了自我介绍,重大失误!

我名字是王柱,霸王的王,一柱擎天的柱。这名字我分析来分析去,其结果让我兴奋,平时,大家都叫我柱子。

这几句该加到前面的章节中。后面的章节里可能会有人喊我柱子。
 楼主| 发表于 2008-7-7 15: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崖下脱险

        回到思黄塆,才知道思黄塆差点出了大事,醸成大祸。那事比天还大! H大学南三舍310差点塌了天,H大学91级软件班差点就塌了天,H大学计算机系差点就塌了天。

       赵林是我们班上的宣传委员,在学校里是住在310室,是长得白白净净的白面书生。赵林差点被滚滚长江吞嗤。我看到赵林时,他仍铁青着脸、皱着眉头, 明显是惊魂未定、心有余悸。赵林捡回了一条命,张老师也捡回了他在H大的工作。但一场虚惊仍象迷雾一样笼罩着思黄塆。

        那天,思黄塆人去楼空,我和鲁三桥回了学校后。张老师就带领其他人倾巢出动去了西塞山。
        他们在山间的羊肠小道上行走、奔跑、穿梭,欢声笑语弥漫在西塞山上。西塞山不是名山大川, 但正好应验那句古诗“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里有刘禹锡、张志和、陆游、苏东坡、黄庭坚留下的千古绝唱,还有孙策攻黄祖、周喻破曹操、李自成大战清军的传奇故事。有这样的历史背景、文化氛围才使西塞山享誉海内外。很适合郑诗惠这样的才女游览。

         我后悔与鲁三桥那时候回学校,错过了一次游西塞山的机会。后来郑诗惠写过一首游西塞山的诗,我已熟读能诵:斜风抚西塞,清凉生烟萝。山深行人少,滩浅白鹭多。江畔遇钓叟,林中闻樵歌。路转至峰顶,俯看落天河。那意境把我钩得神魂颠倒。要是我当时在现场,我就吟诗三首, 一首是《西塞山》, 一首是《游西塞山》,还有一首是《我游西塞山》

        那时,我喜欢上了唐诗宋词,有时装模作样地鼓捣几句,以此来提升自己的品味,虽然不成体统,但是与郑诗惠有了共同语言。

       有一次郑诗惠和我谈起毛主席的那首诗: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我告诉她,这是毛主席写给江青的一首情诗。郑诗惠反复吟诵,然后疑惑地望着我问怎么找不出一点情诗的味。可惜我也找不出那味,我说我也找不出那味,郑诗惠说我在卖关子、吊她的胃口,其实不是,我真找不出情诗味,我只知道那是首情诗。后来我终于找出来了,但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是十几年。

       郑诗惠的诗里提及的江畔大概就是险些醸成大祸的地方,江畔有山崖,怪石嶙峋。由于地型的原因,山崖下面涛涛江水在这里放慢了脚步,变得平静舒缓,水边有梢公坐在停靠的小木船上打盹。是跳水游泳的好地方。有人提议下水,应者如云。男生们脱得只剩下内裤,象狼崖山上的壮士一个个往水里跳,郑诗惠在旁边点着数:一只青蛙四条腿,扑通一声跳下水,两只青蛙八条腿,扑通扑通跳下水……十一只青蛙四十四条腿,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跳下水。 那第十一只青蛙是张老师,他跳下去时,还高声地响着口号:中国共产党万岁!后来我才知道, 他是瞎喊,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共产党员。

        我后悔与鲁三桥那时候回学校,错过了一次做青蛙的机会。我出生在小河边,很小的时候就光着屁股练就了在水里摸爬滚打的本领,要是我当时在现场,我就游到长江那边去!撒泡尿、放个响屁,然后再游回来。

        我后悔与鲁三桥那时候回学校,错过了一次展示人体魅力的机会。那时候我长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脱光衣服可观赏性很好。可惜都是我自己照镜子自我欣赏。要是我当时在现场, 我就脱光衣服做几个健美动作,把郑诗惠、林放、连莲、杨千各位美女的眼球都吸引到我身体上来, 一个放在胸部,一个放在腹部, 一个放在臀部, 一个放在…….

       十一个人在水里,先聚集在一起,在山崖下那片水域游来游去,活动圈子逐渐扩大,已有刘军、肥仔几个人向波涛汹涌的水中央进发,张老师喊道:回来,危险!于是他们就在更大的一片水域打着来回。

       大约一个小时后,落水的青蛙一个个上了岸,雄性、阳刚之气覆盖了那块硕大的山崖。郑诗惠数着人数:一、二、三、……十。 再数,还是十人,还有一人呢? 望望水面,只看到那个打盹的梢公。再往远望,江面上,有人在水流滩急的旋涡处奋力挣扎。郑诗惠吃了一惊,慌忙叫喊:还有人,快救人。

       是赵林,有人叫道。张老师望着江面,大惊失色,语无伦次地叫道:救人,快……船。赵林的脑袋在水里一上一下, 情况万分紧急。正准备穿衣服的人一个、两个、三个……扑通扑通扑通地往下跳,然后奋力地往中央游。张老师嘴里含糊不清地自言自语:这下完了,完了…..也跳下去了,这时梢公已醒了,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事,也奋力的往前划着浆。几个女生站在崖石上,吓晕了! 三十米、二十五米、二五米,小船逐渐接近赵林,赵林快坚持不住了,骼膊明显很难举起来。

        一个激浪打过来,赵林的脑袋掩没在水中了。啊、啊、啊, 几个女生吓得哭了。几秒种后,赵林的脑袋浮出了水面,刚好脱离了激流区,这时梢公赶到了,梢公一把抓住赵林的骼膊,往船上拽。游过来的人也托着赵林的身体费力地住上送。

        上岸后,赵林脸上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身体在瑟瑟发抖。少倾,哇地一声吐了。原来, 赵林和刘军、兔子、万涛几个一起往前游。赵林在最前面,刘军看到快到激流区就喊了一声:不能往前了,回去。就往回游,其他几个就一起往回游,赵林没听见,还一个劲地往前游。于是…….就上演了那扣人心弦的一幕。

       思黄塆飘荡的歌声戛然而止,就连万涛那匹北方的狼也被软禁起来了。好几天,他们一个个走路都低着头作反省状,只有我和鲁三桥还是挺胸收腹抬头,走路时把石板台阶踏得咚咚响。
张老师到我们每个宿舍走了一遍,无一例外地重复说了包含两层意思的几句话,第一层意思是以后要注意安全,实习期间不能出事; 第二层意思是过一阵系里的李主任要来看望大家,大家的嘴巴要紧一点,要守口如瓶,不能让李主任知道游泳的事。后来说起这件事,张老师还心有余悸,他说要是真出了事,他就只能离开学校,去深圳特区。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8-7-23 17:13 编辑 ]
发表于 2008-7-7 16: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峰迴路转 于 2008-7-6 20:53 发表
对不起大家! 忘了自我介绍,重大失误!

我名字是王柱,霸王的王,一柱擎天的柱。这名字我分析来分析去,其结果让我兴奋,平时,大家都叫我柱子。

这几句该加到前面的章节中。后面的章节里可能会有人喊我柱子 ...


向柱子老师问好!一整就是个长篇,向你学习啊!考虑出版吧!

别外,要注意调整文章格式!
 楼主| 发表于 2008-7-7 17: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寒梅老师!
发表于 2008-7-8 14: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俺也向柱子老师问好!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08-7-8 15: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玉碎老师! 向玉碎老师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08-7-8 22: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侯峰其人

        接下来的一星期里,风平浪静,各组的实习任务都在稳步推进,这氛围适合做学问。我们依然上午下山去人事处的机房调试程序,下午就呆在宿舍里,不迈院大门。
   
       这天下午,我躺在床上慢无边际地想着心思,想起了杨帆。
   
       我想起了那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电影院,我哄着杨帆去看恐怖片,当宽屏幕上出现鲜血淋漓、人头落地、青面獠牙的镜头时,她就往我怀里钻,虽然捞到了一点实惠,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晚上做梦身临其境了,好几次是僵尸追着我,把我从梦中赶到了现实。
   
        我想起了和杨帆一起,去看那碧波万倾的东湖,看那一片孤帆日边来。
   
        我想着那晚上她宿舍漫天飞雪般的纸屑,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如此粗鲁野蛮。

        侯峰坐在下铺的床上,好象在发愁。那种愁分明属于巧妇愁无米之炊的那种类型,他的衬衣上的扣子掉了一颗,没有针线订上去。
   
       真个笨蛋,送到隔壁找女生帮忙不就是了, 我骂道。
       你帮我送过去吧,侯峰求我了。这家伙,还这么胆小,还没练出来。
       隔壁的美女们,快过来帮忙!我用力拍着墙大声叫。
       不一会,杨千真的过来了,嚷道:柱子,你干什么呀? 发颠还是发狂?
       侯峰衬衣上的扣子掉了一颗,想送你们处理一下又不敢。我如实相告。
       侯峰嘿嘿嘿地干笑着,满脸通红。
       侯峰,快点找个媳妇吧,这样的事就交你媳妇去打理。杨千嘴不饶人,却从侯峰手里拉过了衬衣
     待会带五支雪糕去隔壁取衣服,杨千笑着离开了,侯峰还在象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侯峰胆小,腼腆内向,那张脸特别容易红,比我们班上任何一个女生都容易脸红,黄媛媛是我们班上最容易脸红的女生,但是她没有侯峰容易进入状态,而且我仔细观察后发现黄媛媛那张脸红的颜色也不地道,有点猪肝色,但人家万涛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她,并且是不择手段地从人家鲁三桥那里虎口夺肉。可见脸在神圣伟大的爱情面情只能算个屁。

       人为什么会脸红? 又为什么有的人容易脸红? 而有的人怎么都红不起来? 在学校时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从来不会放过这些生活中的细节问题,而且会千方百计要找到答案,当这个问题困扰着我,让我如负重担时,我就找资料, 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工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从权威的说法中明白了一些道理:脸红的原因是因为不好意思。有的人容易脸红是因为脸皮薄。 有的人脸怎么也红不起来,是因为脸皮太厚,俗称:死脸。为此我又马不停蹄地分析我们班上二十九名男生和十名女生, 在哪种场合容易脸红,分析谁的脸皮最厚,谁的最薄。这想法让我激动万分,那天晚上我彻夜无眠,整晚上都被这神奇的想法牵动着神经,我构思着与我专业毫无关系的论文《论脸皮厚度》。

      在我洋洋洒洒几千字的论文里,我将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班上脸皮最厚的是肥仔,脸皮最薄的是侯峰,两人都出自我们307室。后来我把我的论文构思与鲁三桥进行私下交流,他还没听完就对我翘起了大拇指,最后还死皮赖脸地央求我能不能在论文发表时也署上他的名字。我把胸拍得咚咚响,慷慨陈词:没问题! 谁叫咱们是学在同一个教室、吃在同一个食堂、洗在同一个澡堂、就连每天晚上睡觉时的鼾声屁声梦话声都交织在一起的哥们呢。 然后我又补充说,不过这篇论文的观点我得作重大调整:我们班上脸皮最厚的不是肥仔, 而是你鲁三桥。
   
     如此看来,侯峰不仅脸皮薄, 而且会经常不好意思,因为根据我现在还是八字没一撇的论文里的论述。脸红必须具备这两个条件才能奏效。

      他这种容易脸红的状态还容易破坏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对构建和谐男女关系极为不利,619的那些美女们不只一次地对我说,侯峰目中无人,在路上遇到他们时总是把脸转另一边。这问题很严重,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那天晚上,我们307全体成员召开专题会议,讨论侯峰不理睬619那些美女们的问题,最后决定鼓励侯峰打开尴尬的局面,今天晚上独自一人去619,并与619的美女们促膝谈心。

       侯峰一直低着头,脸红得象灿烂的桃花。好象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一咬牙,站起来,冲出去了。我们欢呼雀跃!等待着大峰从619凯旋归来。
  
       侯峰回来了,脸色依然桃花般的艳丽迷人,我忙不迭地问:情况怎么样?
       侯峰嘿嘿一笑,我还没去呢?
       这么大一会,你去干什么去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
       我去楼下花坛那里坐着,反复想怎么上去、怎么敲门、上去说些什么? 想她们会问我什么,想怎么问答她们的问题。
        我恨不得抽他两响亮的耳光,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问他:现在都准备好了,可以上去了吧?
        侯峰嗯了一声。站在镜子前整整了衣领、梳了梳头,然后三步一回头, 二步一回头,象大姑娘上轿一样出门了。

        侯峰在619与美女们交心谈心的情景,我们都没有亲眼见到。那家伙蛮会折腾的,两个小时之后才下来,回来后依然是红着脸, 象烧红了的虾子,兴奋新奇的表情一览无遗。晚上睡觉, 那家伙睡上铺,翻着烧饼,床一直就吱呀呀地响个不停,我在眯眯糊糊中听到吴平在眯眯糊糊地嘀咕着:不就是上了趟女生宿舍吗?值得那么激动?要是上了趟女生厕所那还了得,我们都活不成了。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8-7-23 17:15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7-11 08: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钯耳朵

       在不安份的五月里,思黄塆注定注定是不安分的。有这一样群青春张扬、活力四射的活宝,沉闷的空气很快就烟消云散。思黄塆又是生机盎然,充满了激情。就连差点葬身于滚滚长江的赵林脸上也是云散天开。

        万涛又象一匹发情的野狼在嚎叫,歌声在山谷回荡着,和着涓涓细流的泉水声,那意境高亢激昂。歌声通过心灵感应的驿站,快马加鞭,传到了H大,传到了黄媛媛那里,此刻留守H大的黄媛媛应该是神思飞扬、泪光涟涟,才能和这边肆无忌惮地发泄着思念的万涛遥相呼应,相得益彰!

       张老师好了伤疤忘了痛, 脸上的肌肉舒展、瞳孔放大、卖步高远,不只一个人说路过张老师的房间时,看见张老师正在梳头,还在脸上涂涂抹抹的,说张老师梳头的我是一百分之一百地相信,因为我自己也亲眼见过的,说张老师涂脂抹粉还有待考证。我把我掌握的材料进行综合分析,其结果让我吃了一惊:张老师在初恋!

       张老师在初恋? 这里面有一个更要深入探究的问题,那就是必须有一个女人,这推理才站得住脚,因为张老师是男的、雄性,这一点已无可置否。 我象名探福尔摩思一样思考着。我把这院里的女性在脑海里一个个进行盘点,我最先想到的是大侠,大侠人高马大,和张老师从身材上、体貌上比较般配,但我很快就否定了她,因为我想起大侠曾说过尽管其貌不惊,也绝对不会和有妇之夫有任何瓜葛,接着我又把杨千、郑诗惠、连莲一个个否定了。最后我把目标锁定:周姐。

       我从几个女生那里间接了解到周姐其实过得并不幸福,她男人一年四季都不落屋, 可能还在外面沾花惹草, 张老师在家是四把手,她老婆第一、三岁的女儿第二,家里养的那只猫第三,张老师长年累月受着三座大山的压迫。他们是干柴烈火,都有明确的动机!

       张老师名气不算大,但怕老婆的名声却在全系走红、在全校走红。因此背地里我们叫张老师钯耳朵,张老师上课时声音洪亮,在家和老婆说话却从来就轻声细语,而他老婆却能无所顾忌地耍着河东狮的威风。

       据说,张老师很勤快,下了班买菜、做饭、洗衣服,可以说除了生孩子,女人过去干的活,张老师都包了,他老婆还不满意。时间一长,她老婆说说:你看你哪还有个男人样?天天围着灶台转,还有啥出息?张老师一气之下,什么活也不干了,下了班,就躺在沙发上看一本叫作《男儿当自强》的书,她老婆一看立马火了:摆什么架子?还不快点做饭!于是张老师爬起来, 屁颠屁颠地去做饭。

       班上举行晚会时,301的那群活宝搞了个小合唱, 是当校园里流行歌曲《我不想说,我很亲切》的翻版。刘军、兔子几个人在教室中间摇头晃脑,做着各种夸张的表情。

      我不想说,我怕老婆
      我不想说我怕老婆 ,
      我不想说我爱生活 ,
      可是我不能拒绝心中的爱火 ,
      看看可爱的你想想窝囊的我 ,
      你的脾气我不敢惹 ,
      许多的拳我能闪躲 ,
      许多的事我不上火 ,
      可是你不能离开窝囊的我 ,
      想想好好的过游游爱过的河 。
      不管别人怎么瞎扯 ,
      一样的天一样的我 ,
      一样的我伴着你的生活 ,
      一样的路一样的河,
      我只能让你管着存折。

       唱完之后,一齐正步上前,给张老师行了个九十度鞠躬的大礼。张老师受宠若惊,脸上却是尴尬的表情。

       我见过张老师的老婆,那是一个美丽标致的少妇,一双眼睛澄澈,眼角微微上扬,薄薄的唇,色淡如水。新学期开学,我提前一天到了学校,找到张老师的家向张老师要存放行李的房间钥匙,在他家小坐片刻,我问到走读的那位同学暑期在干什么。张老师说:好象在图书馆打工。他老婆在一边不耐烦了,训叱他:什么好象? 明明就是打工嘛,你当老师的怎么表达意思这么差劲。 张老师不住的点头,忙不迭地纠正说:是在打工,不是好象在打工。 美丽动人的老婆有脾气,张老师怕得有理!

        我发现,周姐经常去张老师的房间,坐在张老师的床上,织着毛衣,张老师坐在书桌旁边,说着笑着,脸象四朵的盛开的鲜花,张老师的两朵是荷花,周姐的两朵是桃花。

        接下来的几天我的调查工作毫无进展,张老师和周姐若即若离,距离保持得恰如其分。鲁三桥还是一匹色狼,一点也没变,他自愿尽心尽力地协助着我的工作。夜深人静,本来该魂归梦里,与熊露一起上演爱恨情仇的连续剧的时候, 却三番五次,蹑脚蹑手,摸到张老师的房间的窗户边,看稀奇、看热闹, 但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每次听到的不是矶矶哑哑的叫床声,而是张老师如雷的鼾声。

       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起伏荡漾的山峰,成片的房子点缀在半山腰,其间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色狼,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院门口的小屋悄悄地摸去……奇怪!怎么有点象勤劳善良纯朴聪明的少年闺土?

       对鲁三桥的工作我不甚满意,我得亲自去调查证实。那天晚上我和鲁三桥摸到张老师的窗前,听到的依然是如雷的鼾声,鲁三桥对我轻声说:我说没情况吧, 你还不信。 这家伙,井蛙之见,没有一点分析问题的头脑,小屋里传出的鼾声完全有可能是收录机发出来的,而不是张老师的鼻腔发出来的。

       我听了大半夜,也没听出来明堂。走,回去睡觉。我拉了一把鲁三桥,抽身走人,那家伙却已趴在窗户旁睡着了,真没出息!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8-7-23 17:18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7-16 19: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喜结良缘

        傍晚,太阳象论坛上的帖子,沉得很快。它没有了光焰,颜色像我们写春联时用的那种红纸,柔和、美丽、安谧,甚至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我突发奇想,要是太阳真象论坛上的帖子一样就好了,我就用峰迴路转这个网名不停地顶,每隔十五秒钟顶一次,于是我就是可以高声唱:西边的太阳不落山了!思黄塆里静悄悄。

        吃过晚饭,兔子、杨千、胡涛、林放拄着棍子上山去了,出发时,我说:要出门逃荒,流落街头?今年不是1959年啊! 兔子说:我们要重走长征路。

       院子里摆上了一桌麻将,是从周姐家里搬过来的。我、肥仔、连莲、郑诗惠围桌面坐,小打小闹起来,赢了白赢,输了白输。哗啦啦的搓麻将的声音特别动听,比起万涛的歌声,算得上是天籁之音。

        我们水平都臭,比白痴要强一点点,但是半斤对八两,趣味盎然。肥仔是我们四人中的优秀选手,他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着麻将规则,起牌的顺序是顺时针、二五八可以做将、碰比吃优先等,懂得真多,象博士。

       他甚至知道一条也可以叫幺鸡,还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在他们家乡,有位公公和他的四个儿媳妇打麻将,老头子打了个幺鸡,旁边坐的大媳妇说:正好,我吃幺鸡。 对面坐的二媳妇连忙说:别忙,我要碰幺鸡。刚说完,三媳妇开口了:都别动,我胡了幺鸡。这时在旁边看牌的老伴说:老头子, 你的鸡鸡还蛮俏的呢!我们笑得前仰后合。

       郑诗惠一声不吭,红着脸,表情不轻不重,不冷不热,我想,如果当初肥仔追郑诗惠时扬长避短,就从打麻将入手,说不定会曲径通幽,柳暗花明。

       鲁三桥在东南西北四家的身边不停地转悠着,还指手画脚的,他一来我的身后,我就会把已听头的牌打成不听头了。

       一边打着,一边你一句我一句操着不地道的武汉话唠叨着关于麻将的段子。
       麻将打得好,说明有头脑;
       麻将打得精,说明蛮专心;
       麻将打得细,说明懂经济;
       麻将通宵“嘎”,说明干劲大!
       赢了金山不发泡,说明心理素质高;
       输掉裤子不投降,说明竞争意识强

       我这时才发现,留守这个院里的人要么是原307的男人,要么是原619的女人。

        619与我们307是结对的友好宿舍。

         与619结对的主意是我想出来的,起源于我看到本校有些宿舍与其他学校的宿舍结成友好宿舍, 周末时互相走动走动,一起看电影、效游、吃饭甚至跳舞。当我得知619里一小撮人有与外校男生宿舍结成友好宿舍的意向时,我敏感地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那天,我风尘赴赴地从307赶到619的宿舍,以支部书记的名义给他们作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
     

        冬日的619仍然春意浓浓,打扫得一尘不染,布置得恰到好处,还有淡淡的清香。特别是每个人的床上都尽情地彰露着主人丰富多彩的个性,我们每次走进是这象是大家闺秀又象是小家碧玉的风水宝地。 都会象走进了理想,心思一个劲地朝着与这床上的主人同衾共眠那个方向努力。

        郑诗惠的床头上挂着一串淡蓝色的风铃,风乍起,风铃清脆的声音便弥漫在校园的星空里,周林的床头各种小饰品我见所未见,连莲的床头是五颜六色的明星照………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8-7-23 17:21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1-10-25 06:10 , Processed in 0.0702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