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峰迴路转

我 的 大 学 (注册会员彭杉影原创小说本站首发/现已结集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26 21: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热切期待下文!
发表于 2008-9-26 21: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中午我邀[峰回]君等朋友聚饮时,他说近段工作挺忙。 会接着写下去的,,,,是个标准的长篇。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 15: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管老师鼓励!
发表于 2008-10-4 09: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作很忙,坚持下来,真是不容易!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4 09: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 作别思黄塆

       柳杨那天晚上就住我们隔壁女生宿舍里,应该是睡在连莲睡过的那张床上,连莲已和那个猪头王老师回老家去了,实习的事半途而废。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差,整个晚上隔壁说说笑笑、嘻嘻哈哈的声音穿透墙壁传过来,兔子使劲地拍墙,咚咚地响, 那边的笑声却更放肆了,然后听到那边使劲拍墙的声音。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是一房女人呢,不是好戏连台才怪。他们具体在说些什么就听不太清楚了,但肯定是扯些唧唧歪歪的破事,远没有梅壮来得有气势,一个人嘴一张就可以整出那么大的动静来。

        柳杨是第二天中午离开思黄塆的,隔壁的女孩们去送她,他们一路走下去,我目送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突然意识到我们也要离开思黄塆了。

        我写到这里,隐约地感觉到,当代文坛上会渐渐流行一种颠三倒四、东扯西拉的行文方式,而我幻想着能站在风口浪尖为这种行文方式摇旗呐喊、推波助澜。因为我在会在这种不明不白的记事状态下获得自身的愉悦和满足。而至于文字成形之后,能有多少观众和点评,就无足轻重了,这大概就是专业的作者与非专业的混混们的本质区别之所在。
   

         我闭上眼睛想那时的人和事,慢无目的,然后睁开眼睛力求用最切合实际的手段在电脑上敲打着那时的事,内心空旷的感觉是难以言表的。象是醉酒后那种飘然腾飞,又象是只身一人旅行在浩如烟海的沙漠,内心涌动着巨大的空旷和落漠, 好长一段时间内,我与这种感觉难以割舍,不知道是喜欢还是害怕。

        我们的程序调试得有模有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就登录到我们程序的主界面,然后按照菜单的提示一步一步操作,就能完成管理的流程的自动化操作,张老师看过我们演示之后,称赞道:狗嘴里也能吐出象牙来!

        实习阶段的生活已进入尾声,但我们依然有一搭没一搭地下山去人事处的机房编制调试程序。我坐在硕大的机房里,周围是熟悉的面孔,而我的心却异常的清冷,好多天都没见到方楠,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方楠是在故意躲避我,有一次,我借故到隔壁的办公室,见到在马主任自己印着材料,就问道:您亲自己动手啊,方楠呢? 马主任慢不经心地说:不晓得呢,说是两三天就回的,这都过去四五天了还不见其影子。听完这话,我的心已暗无天日了。

        
那天早上我们坐上了返校的大巴车上,车上却是出奇的安静,与来时的气氛形成强烈的反差。周姐望着我们频频挥手,眼睛里噙着晶莹的泪花,张老师的表情与周姐的表情交相辉映,恰到好处。车发动了,尘土飞扬,山岗上周姐的身影慢慢变小,成为一个句号,掩映在崇山峻岭之中。大巴车经过那一片厂房时,人群正如流水涌进厂区,我的目光在红男绿女中搜寻着那张熟悉的面孔。我看到了一个女孩的背影,马尾巴的头发,我的心顿时象弹着钢琴一样怦怦真跳,车行向前,女孩稍一侧身,那却是一张清秀但是陌生的脸。 我的心底高声喊:方楠,你在哪里? 声音仿佛在山间起伏回荡着,久久不绝!
   
我们注定是思黄塆里匆匆的过客,那里的青山绿水注定要恢复到往日的静谧与安祥。 我们离开思黄塆的半年之后,林放曾独自一人去过黄石,去那思黄塆走了一遭,那时她已经在潜江一家机关单位上班。她后来说,当她又一次踏上那片土地时,心里却是怯生生的感觉,物是人非,人走茶凉。一阵山风吹过,冷漠孤寂便在心里四面楚歌,她感觉心头涌动着难以逾越的恐慌。
     回到H大后,计算机系组织了实习成果报告会,系里的领导全部参加了,学校也有领导来了。下一届的学生都到了。硕大的报告大厅里座无虚虚席。报告会由李主任主持,他那两片嘴唇象是在跳舞一样上下翻飞着,随即一篇激动人心的报告就从那如山洞一般的嘴里飘然而出。李主任大张旗鼓地表扬了我们,说我们实习成果斐然,一串串成果象珍珠一样挂满了报告大厅,还说我们这一群人散发着无穷的人格魅力,接着把胡涛见义勇为的事海吹了一通,把风吹草低一样把胡涛的头吹低下了,然后又把胡涛的脸吹红了。把台下知道内幕的人吹得一怔一怔的。
接着我们一个个上台展示自己的实习成果,你方唱罢我登场,无非是讲讲自己做的项目背景、实施过程,项目的效果,不时地会有演讲者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画着流程图,画的箭头如日中天。下一届的那些少男少女们听得认真,还在笔记本上专心地记着。报告会结束时他们还拿出笔记本让我们签上大名。
   

     在校的日子已廖廖无已了,只等着拿到毕业文凭后就拍屁股走人了。侯峰就在宿舍的桌子上铺开了毛边纸,凝神屏气,气沉丹田之后,大笔一挥,成就了一幅画,题为“黄石山恋”, 边画时边给我们讲解着钩、皴等绘画技巧,听得我们一头雾水,只有点头作崇拜状的份。那幅画被他贴在床上沿的墙上,其他宿舍的人走进来,一般会说那就是黑乎乎的一层黑锅巴,但我们307宿舍里的哥们都不这么看,都不约而同地却从中感受到了层蛮叠翠,巍峨挺拔的气势,这说明我们307的素质巍峨挺拔,占据了整个班的上风。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9-2-1 11:06 编辑 ]
发表于 2008-10-26 20: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盼到下文了!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差,整个晚上隔壁说说笑笑、嘻嘻哈哈的声音穿透墙壁传过来,兔子使劲地拍墙,咚咚地响, 那边的笑声却更放肆了,然后听到那边使劲拍墙。
让我想起在外写生住旅店时的情景!

[ 本帖最后由 天涯的隔壁 于 2008-10-26 20:48 编辑 ]
发表于 2009-1-4 06: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岁月,难忘的歌

难忘的岁月,难忘的歌
———评九一级那群活宝
小说《九一级那群活宝》讲述了h大学计算机系九一级软件专业一群活宝在大冶钢厂实习的一段经历。一口气读完活宝,便有一群活宝在头脑中活蹦乱跳:对爱情的追求锲而不舍,不顾一切辛勤付出,嘴皮抹了油的肥仔;敢爱敢恨心胸坦荡冷不丁搞点恶作剧的酒仙鲁三桥;低头走路作深思状的学究胡涛;见了女生就脸红腼腆内向吃过师姐肉元子的侯峰;担心女友被别人揩了油痛苦无奈的方成;装模作样当算命先生的徐仁才;扯着喉咙自曝是来自北方的狼的万涛;假诗人真书法爱好者的尹磊;把口琴演绎得出神入化的陈小平;放长线钓大鱼长相日益老苍的高小建 ;外俊内秀小鸟依人的郑诗惠;长相粗犷的考试能手大侠;泼辣大胆的黑妹熊露……以及长相威猛患有气管炎想在家外栽花的模范丈夫张老师,不修边幅须发像艺术家实则书呆子的杨大伟老师……这些人物在脑海里交织穿梭,他们创作的一幅幅画面也像播放幻灯片一样一一闪现:肥仔墙体装修般涂抹脂粉后又自我唾弃;鲁三桥张被子罩老母鸡;医学院的男生和照楼老太太进行的文字游戏;王柱移花接木借水桶上女生宿舍楼;王柱在侃爷李主任面前说胡涛英雄斗匪救美的评书故事;刘军等人唱《我怕老婆》恶搞张老师;实验楼的假火警;熊露爱恨交织狠命一吻;肥仔对郑诗惠的离别强吻……一个中篇小说,能塑造如此多个性突出血肉丰满的人物和如此多的情节画面,足见作者的笔墨火候,宛如一位长于白描速写的丹青高手,寥寥几笔,人物形象便跃然纸上。作者刻画人物外貌,共性中有个性,个性中又有共性。同样是美眉,郑诗惠是小巧精致,周玲是天生丽质,方楠是圆脸马尾蓝眼睛,周姐是轮廓分明成熟丰韵。同是界面不耐看的熊露和大侠,前者矮黑胖肥臀大门牙,后者是五大三粗脸浮肿。徐仁才的头发像枯草,一点即着,杨大伟的须发像乱草,郁郁葱葱。更有戴黑边眼镜白胖的肥仔,小白脸稚气的兔子,脸红的侯峰,老苍鹰钩鼻的周晓建,一表人才的鲁三桥,读小说如看画卷,活宝们的形象,栩栩如生。

读活宝,就像擦净尘封照片,让我们渐行渐远日益模糊的校园生活又逐渐明晰起来。推算起来,作者应该和我同年毕业,不过他是大学毕业,我是中师毕业,虽年龄有差距,学校有差别,但学生的话题是相通的,寝室文学的焦点是一致的。茶余饭后,一圈人聚在一起,和班上的女生打分,评选班花校花,商讨泡妞的对策,有时碰车了不免明争暗斗;学习之余,生日派对,歌咏比赛,春游探险,到菜地偷黄瓜番茄,这一切,是活宝们将我们的记忆激活。读着读着,不由自主的将这群活宝和我们班的活宝们一一对应起来。
文中所述之事,真实地再现了90年代大学生们的生活,他们不是完美无缺高大全式的天之骄子,他们也有自己的爱恨情仇。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歌,现在学生们哼的歌我几乎都不会,联欢会我唱的歌学生说老掉牙了,而我自认为八九十年代的流行音乐应该达到了顶峰,以后将难以超越。不论是万涛的狂吼,还是刘军的恶搞,那些歌都影响着一代人,是心头永远烙印。

活宝的构思十分精巧,虽然只是讲述实习的一段经历,但作者巧妙穿插,基本上浓缩了大学生活的精华。人物的出场犹如冰糖葫芦,一个引出一个,滚雪球一般愈滚愈大,不过不像水浒中忠义堂的大团圆,而是毕业的离散。人物的出场犹如高中时因有一个老师手拿蘸有污物的竹棍指挥站队买饭的队伍,有条不紊,不挤不涌,又如幼儿园的小朋友外出,后者拉着前者的衣服,俨然一个整体。关键的,专章立志,次要的,打个照面就走,但也混了个脸熟。例如他们在思黄的院落里围长城,四人中两个是307寝室,两个是619寝室,由此自然连贯的引出喜结良缘的闹剧;由张老师和周姐的亲密接触引出张老师患有气管炎的根源以及刘军他们唱歌恶搞张老师的场面;由王柱在江边和连莲打招呼引出校园里“你个婊子”的尴尬情节;由柳杨造访思黄塆引出流产的师生恋……这样,整部小说便浑然一体了。

除结构精巧外,小说的语言也精美。既有简洁明快的勾勒,又有细腻传神的描绘;例如 “梅壮、鲁三桥和我一起踩着坚硬的山石翻过了几座山去了湖山镇,晚上踩着棉花翻过了几座山离开了湖山镇。”  “杨老师不修边幅,头发蓬松象秋后的一堆乱草,胡子眉毛分不清, 可以一把抓。”“我看到张老师和围着的一圈子人都同时张大了嘴巴,怔怔地望着我, 那眼神分明在惊诧一个美国人不知道谁是华盛顿, 一个中国人不知道毛泽东,一个H大计算机系的学生不知道李主任。”  “我看着女孩,女孩看着我,半晌,女孩的象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嘴巴缓缓张开,慢慢形成了一个O型,”
“白天的应该是青山如翠、空气如水洗般洁净。而此时的大山在夜的最深处, 象睡着了似的,看不见雾云的拥抱和天空的接吻,只见黑黢黢的山连着山,一山高过一山,好象夜晚的天空不属于大山,而属于那些高高在上的月亮和星星们,星星顽皮的玩耍着,月亮一脸慈祥的微笑着。静静的大山, 在黑夜的深处却显得更静。远处是黄石市区内高低起伏的街灯,星星点点,象荧火虫一样发出黯淡的光。”  “这两种说法在两男两女之外流传着,流传到了卫成这里,卫成一脸悲戚的表情,象要哭。然后大叫了一声:都别说了!”
“医生进来了,我一怔,以为是伟大的思想家恩格斯进来了,他胡子的胡型与恩格斯的胡型惊人的相似”。既有细致入微的心理刻画,又有恰到好处的点评议论,例如我听人说:喜欢是淡淡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但在喜欢和爱的岐途里我注定无所适从。我也是喜欢方楠的,喜欢她天真无邪浪慢的的眼神,在机房里无数次的对视中,我隐约地感觉到那是一又会说话的眼睛,正在向我泄露着天机。也许,在我人生的旅途中,方楠只是一缕青烟,轻飘飘地摇曳在我的思绪空旷上空,虚无缥缈闪烁不定,只会给我留下了似乎从来未曾相识的距离感。路标的标示上注明着到宜春还有四十公里,我从云里雾里的冥思暇想中回过神来,想到了此行的目的,未卜的前程立即象崇山峻岭一样压了过来,让我感觉到窒息难受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推算,307619的缘分大约经过了八十年的修练。小说语言最独特的是其亦庄亦谐,很生活化,处处洋溢着欢乐。例如他打饭菜的手利索,打好饭,舀了一勺菜,然后手哆唆了两下,再装进我的饭盒里。我瞅着怎么都不顺眼,于是大声问:师傅,土豆烧什么?
      
土豆烧肉,胖子说。
      
我又大声问:师傅,土豆烧什么?
      
土豆烧……  胖子看看我的饭盒,如梦初醒,又在盆里找到两块肉加到我饭盒里。
“连莲拉着张老师的手,轻声说:张老师,你提醒做手术的医生,手术做完了,要记着把手术刀从我肚子里拿出来啊。张老师说:你放心,我这就去包红包”。
      
“那天,不远数百里,从黄石实习基地赶来宜昌市及其效县宜春考察的H大的高材生王柱,晚上下塌于宜昌市胜利街胜利小胡同里的胜利旅馆,经过一晚上与蚊子的搏斗,付出了血的代价,取得了绝对的胜利。要是把我的宜春之行的前半部分发成新闻稿, 这几句是不可或缺的。”这样幽默诙谐的语言在文中俯拾即是,让人感觉到阅读是快乐的。



作者写活宝是快乐的 ,读者读活宝也是快乐的。与作者一起回味那难忘的岁月和那难忘的歌。
发表于 2009-1-4 08: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教师之友网]创站者管季超评帖           [九一级的那群活宝]的作者是我的一位文友,他将这篇作品在本站独家首发之后,引起许多读者兴趣,经我介绍,作者与孝感市作家协会主席刘碧峰兄见面讨论过共同感兴趣的话题。我请碧峰君为此作撰评,他概然应允,但因其工作忙,迟迟未见‘蛋’生出来。 陡岗文友刘惠君在本站读屏阅文后,欣然跟帖作评。 惠君此跟帖,堪称跟帖之典范,尊重作者/何处意在高山,何处意在流水,他一一颔首称许;尊重坛友/把自己的阅读感受坦诚叙说出来,求其友声,他态度且诚且敬。 网络并非只能用来日白扇经/匿名骂仗,也可以如。。。此,,。。。动。。。。人。。。。美。。。。。。好
发表于 2009-1-28 09: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萧剑评帖[转]

总有一种回忆让人颤抖不已
总有一种真情如同飞驰的子弹,在我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猝不及防地击中我们的心脏...
岁月如歌,真情永存
发表于 2009-1-28 10: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所有吹捧帖中,[江南可采莲]吹的比较好些[转]

终于看完了,妙趣横生,忍俊不禁,楼主真是好文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1-12-8 14:38 , Processed in 0.08908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