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峰迴路转

我 的 大 学 (注册会员彭杉影原创小说本站首发/现已结集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8 10: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李哥对文中细节有推敲[这样认真的跟帖并不多]转来存倒哈。。。

武汉话也有区别,汉口,汉阳,武昌三镇不尽相同,特别是用词方面。
比如:汉口以铁路为界,铁路外(老京广线的北边)的人说话都带些黄陂腔。
细心的辨别,甚至可以从口音中分出是江汉路还是武圣路一带的人。

老实讲,武汉话很不好听,没有四川话那种柔软,没有长沙话那股韵律,除了小女孩说得好听点外(但武汉女孩一结婚,立刻变成鸭公嗓)。
武汉人说话习惯“直”,“吼”,“粗”,“野”。
发表于 2009-1-28 10: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蝗虫]哥有评/转存

哈哈哈哈,读起来日老过瘾
发表于 2009-1-31 10: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致谢!

刘惠君老师在万忙之中仔细阅读了这篇东西,并作出了评论。刘老师多才多艺,在文字、书法等方面有较高的造诣,能受到其关注和推崇,本人倍感欣喜之外也有些惶恐。

本文在完成过程中受到管教授及各位老师的大力支持。

值此新年伊始,万象更新之际,我真诚地向刘老师、管教授及其他各位老师表示最真诚的谢意。祝大家牛年吉祥, 牛年大发,也祝教师之友牛气冲天!

前一阵由于忙于打理房间,改善居住环境,一动手就是两个多月,搞得心力憔悴,没精力打理这篇东西,真诚向各位老师致歉。
 楼主| 发表于 2009-2-1 11: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补: 特写班长

      自从在医院里巧遇到小胖子后, 我明显地感觉到明朗的心境变得暗无天日,弄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是后悔、是沮丧? 或许兼而有之,杨帆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这状态让我难受,我竭力将这脑海中杨帆的形象换成一张张天生丽质,貌若天仙,光彩照人的明星照,以此来排释心中的不快和压 ,但涌进脑海的却不是什么明星,而是熊露。

       我走出宿舍, 一条黑狗正在院里半躺着,神态安祥而恬静。我好象闻到了狗肉香,那香味迷漫到思黄湾的每个角落,久久不散。于是我低落的情绪很快烟消云散。

        那条黑狗是周姐从她山下她娘家带来的,经常摇头摆尾地跟着周姐出出进进,象个跟屁虫。自从周姐家里入住了这位新成员后,刘军的思想就不安分了。 那是一条硕大的黑狗,刘军看着那条狗时神情特别专注,好象是在行注目礼,其实不是,因为干掉那条狗的想法正在他的鬼脑袋瓜里暗流涌动,一个浩大的阴谋诡计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了。

       后来,刘军找到我,和盘托出他的想法和计划,我听完后,一声长叹:英雄啊所见略同!咱哥们想到一块去了。当思黄湾的少男少女们正满足于食堂里的稀饭馒头和清汤寡水时,我和刘军已想着吃肉了,足以说明我们有着宏伟的理想和不同凡响的思维方式,我们不是赖蛤蟆,所以也就不想着吃天鹅肉,我们只是想着吃鸡肉狗肉。

       机会说来就来了,傍晚时分,宿舍里只有我和侯峰,周姐的那条黑狗在我们宿舍的门口踱着他标准的狗步,摇着他标准的狗尾巴,我出门作细致观察,周姐的门锁着,不见周姐的身影。这机会,千载难逢。这事不能指望侯峰,原因很简单,不要说让他打狗,就是我们打好了狗,让他吃,他也不一定敢。我让他去西院把刘军叫来。不一会,刘军就屁颠屁颠地过来了, 还随手操起了一根木棍和绳索. 我拿出早餐的剩馒头,丢了半块在在门口,黑狗就过来了, 然后我又丢了半块到房内, 黑狗全不知晓潜在的危险, 进了屋泰然处之地享受他的美味, 我不失时机地关上了门, 刘军对黑狗怒目相向, 黑狗这才明白被人关门打狗了. 刘军一棍子落到了黑狗的后腿, 黑狗杀猪一般号叫着,向门口扑来, 我往旁边一闪,门开了,黑狗象炮弹出膛一样冲了出去。自此以后,那条狗再也没在我们院里摇头摆尾,而是夹起尾巴做起了狗, 望见我和刘军时,眼里惊恐万状。

        看来干掉一条狗远比干掉一只鸡难度大,能偷鸡的不一定能摸狗。 照时下的说法,一起下过乡的、一起同过窗的、一起扛过枪的都是铁哥们,而刘军和我不仅同过窗,还一起偷机摸狗了的。由此看来,鸡朋狗友才是最铁的朋友。 我有必要给他一个特写镜头,让刘军的形象更加光鲜生动,具有质感。不仅是因为他是我的鸡朋狗友,还因为他是一班之长,是班上的行政长官。
我开始调试镜头了,刘军的形象开始淡进淡出,由远及近,渐渐清晰起来:那脸庞,粗旷豪放,棱角分明,淡淡的古铜色散发着已成熟男人的媚力; 那眼神,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俯视大地,寻找猎物的鹰,那头发,根根直立,看着那一头如针尖麦笀一样的头发,我总是不寒而栗,敬而远之。要是用手在他头上轻轻一拍,手就会千篬百孔,血肉模糊,而他的脑袋会毫发无损; 他嘴上叨着一只香烟,烟雾袅袅。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把他雄健的肌肉轰托得迷茫而又暧昧, 胸前两只硕大的乳房在不停地晃悠着,起起落落。列位看官大概会认为我是喝多了说酒话或者是睡着了说梦话, 要不然就是发烧了说胡话。这是刘军吗?分明是人妖!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9-2-1 11:04 编辑 ]
发表于 2009-2-27 20: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先生授权本站独家发表/谢绝转帖

往 事 并 不 如 烟

——小说《九一级的那群活宝》读后


刘 碧 峰



    收到文友彭杉影先生的小说稿《九一级的那群活宝》时,刚刚读完张者先生描写大学教授生活的长篇小说《桃李》,在我们心中几近神圣的教授们,那种灵魂受到煎熬、挣扎在名利重压下的生存状态,使我好长时间透不过气来,以至近一个月的时间不敢阅读小说,因为实在是不想自己给自己的心口添堵。
春节之后,借着年节喜庆的气氛,我拿起了《九一级的那群活宝》的书稿,谁知一打开就无法放下,在一天的时间内一口气地把它读完,并受到深深的感染,产生了莫明的久久难以平息的兴奋。
    这同样是一部以大学生活为描写对象的小说,与《桃李》不同的是,它的视野是放在那一群朝气蓬勃、充满青春活力的大学生的身上,这群鬼灵精气、无拘无束的青年人不算灿烂、也无沉重的生活形态,令我读来是那么熟悉,那么轻松,那么开怀与快乐。我们都曾年轻过,我们也都有过激扬青春的校园生活,因此,我们也都能很自然地与作者、作者笔下的大学生以及大学里的人事景物产生共鸣,这倒是可以用那句老句“往事并不如烟”来予以概括,读《九一级的那群活宝》,最大感受是作者的活泼的文笔,假如不认识作者,不看题记,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这部小说出自于一个在校大学生之手,最起码也是八○后一代。但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那就是作者在写这部小说时,心态是非常的年轻,感情是非常的纯真,思维是非常的活跃,意境是非常的澈明。
作者文笔的活泼,首先在于语言的活泼。作者在小说中使用的语言,可以说正是时下校园较流流行的语言,随处可见的幽默感,随手可拾的故作夸张,随随便便的故事或人物转换描写,极为有效地展示了大学生的性格特点,又极富吸引力地抓住读者、特别是大学生群体的心,而有吸引力,则是一部小说成功的基本保证。
    其次是作品比喻手法上的精微运用。作为一种修辞手法,比喻的运用,是小说里经常出现的,作者们也都十分喜欢用比喻手法来烘托人物、景物或意旨,不同的是在于作者驾驭这种手法的高低。《九一八级的那群活宝》中,比喻手法用得很多,也用得恰到好处,有力地递进了小说的内涵和思想,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如作者在描写大冶钢厂的烟囱,冒着黑烟、青烟、黄烟,象一门又一门破坏生态环境的大炮。一溜的厂房,掩映在灰蒙蒙的烟尘雾气之中,迷茫又暧昧,就象我们的前途命运一样漂浮不定。这样的比喻,沉甸甸的,对每一个读者的心,都具有强烈的震撼力。
    再比如对爱情的比喻,本小说作者可以说独具匠心。对爱情比喻,无数前人都有千千万万描写,今人稍不注意,就会落下窠臼,成了“炒现饭”的文字,但彭杉影却用了这样一种句子:“爱情就像是炒股的K线图,上到顶峰后将会一路下行。”多么形象又多么时尚,令人读了忍俊不禁,又心意贯通。说到作者的比喻时尚前卫,我以为这也是这部小说的特色,比如“傍晚,太阳像论坛的帖子,觉得很快。”这样的句子,精练、深刻而又极为时尚前卫,且极有时代特色和现代感,能极大地调起当代青年读者的阅读快感。总之,作者在运用比喻手法上可谓得心应手,几乎每个章节都有十分精致的比喻适时出现,读者在阅读中自可体会,不须我细说了。
     另外,作者的文笔之活泼,还充分体现在语言的张力上。有人说语言的张力是小说的生命,这话虽然有点过头,倒也有一定的道理。一部小说,如果语言过于呆板、老实,那是不可能留住读者的眼光的。本书作者在这个问题上,可以说颇有心得。我们且看他对系主任李主任的描写“他不仅能把稻草吹成金条,而且还能把金条吹成稻草。”寥寥数语,言简意赅,把李主任这个人的性格特征,清晰透彻地揭示了出来,这样的语言,其张力是多么强大,胜过了无数长篇大论的描写。再比如作者对搓麻将的描写“哗啦啦的搓麻将的声音特别动听,比起万峰的歌声,算得上是天籁之音。”这里,既明了地表达了小说中人物对打麻将的愉悦之情,又巧妙地表述了万峰歌声的水平之低,可谓一语多用,张力四射。
     这部小说当然不仅仅是在文笔上取胜,作品的时代感、作品的故事结构、作品的情节、作品的人物形象、作品的有关思考等等,都具有值得一说的成就,我在这里不打算一一展开探讨,那样的话,就得分好多个专题来谈论了,我仅在文笔的活泼上谈这些一孔之见,那是因为我特别喜欢作者的文笔,甚至有些方面是我孜孜以求但不能及的,我这里谈的这个方面当然仍然是挂一漏万,其实作者在这一点上,确实是特色鲜明,运用自如,如作者灵活地套用名人的语录诗词,恰到好处地叙述有点小荤的故事和笑话等等,都很好地、很成功地凸现了文笔的活泼,有力地推进了情节的展开,我不过于详细地探讨,是我觉得有上述文字就足以展示这部小说文笔的基本特色。
     往事确实并不如烟,但我们在回忆往事的时候,用什么方式,用怎样的文笔去描写,才能给人以感动、以震撼以至回味呢,我以为杉影先生的这部小说,可以给我们很多的启示。
发表于 2009-2-27 20: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教师之友网]创站人管季超附注

上文系孝感市作家协会主席刘碧峰先生应本站之请,为本站资深坛友[峰回路转]先生原创小说所撰评论。
发表于 2009-2-28 19: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管季超致市文联副主席刘碧峰先生短笺

刘主席钧鉴;  
        大作拜读。谢谢您惠传原创新稿。
       [教师之友网]自创站以来,一直坚守[文明办网/公益服务]的宗旨,关切地域文化研究,保持本站的文化品格和人文特色,立志成为本地最具文化眼光和文化情怀的优质高端网站。

        昨/今两天,我与汤文选先生哲嗣汤立兄数通电话,已敲定在[教师之友网]新设[汤文选艺术研究]专栏事,汤立先生应允提供相关资讯。
         如有可能,本站拟为孝感本土作家开设研究专栏。您是市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最熟悉这方面情况,希望得到曾主席和您的支持。
      上周市美协主席团会时没见到您,下周我想到文联去找您面晤求教。
顺颂
           春祺
                                                                                                                                                                                                       季超顿首
发表于 2009-3-10 08: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和孝感市作协主席刘碧峰先生仅一面之交,《九一级那群活宝》在成文过程中,刘主席先生亲自指点,并认真作评,本人心存感激之情实在难以言表。
      初次尝试写小说,就受到了知名作家如此厚待,在莫大的庆幸之余也感到莫名的惶恐。
      后续部分将逐渐上传。直到大幕落下。
  
      衷心感谢刘碧峰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09-4-3 09: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便是在留言册上写留言了。我看到侯峰的留言册上有这么一句:不失天真而纯洁的沉默,往往比说话更能打动人。肥仔的留言册上有人说:用死缠烂打的精神,去开拓新世界吧。 我的留言册上有人写:后会有妻!!! 还有:一切终于结束了,别了,蹂躏我四年的大学,挥挥手,不带走食堂坚硬如石头的馒头。。。甚至还有:在通往牛比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吧!
郑诗惠在我的纪念册上写的一首诗:
   

    如果相遇是为了相识
 如果相识是为了相知
 那么
 相聚是否是为了分别
 当邂逅被时间遗忘
 带着点忧伤的分别
 却悄然而来
 尽管千百的留恋
 但却知道
 花开花落是注定的结果
 不哭泣
 因为相遇是种美丽
 当我与你挥别
 只在最后
 送给你
 我一生最真的祝福
   

         我的纪念册送到6楼转悠了一圈,最后由郑诗惠送到307。那天晚上郑诗惠还给我带来了一个小巧的风铃。和她床头那只一模一样,郑诗惠把风铃轻轻地摊开,挂在我的床头。
然后说:以后这个就归你了,你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记着挂在洞房门口。说完后朝我莞尔一笑,露出两只酒窝,我发现此时的郑诗惠眼珠晶莹剔透,象是思黄湾的清泉。我轻轻地拨动了一下风铃,那清脆的声音便在房间弥漫着。我透过窗往外望着这熟悉的校园,满眼已是迷茫的大雾,心里的伤感象潮水一样势不可挡。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9-4-3 09:4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4-3 09: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作别H大

        又是一个离别的早上,细碎碎的阳光在学校的小树林里留下斑剥的影子,各地市教委的大巴车在校门口整装待发,当年的分配原则用一句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英语就是:Go where you come from.  我们都习惯这样来翻译这一句:从哪里来,滚哪儿去! 今天各地教委就是来把各地的毕业生接回本地,然后发落到各单位。

        这场面的气氛过于沉重郁闷,握手,女生们抱成一团一团的,形成一个个色彩艳丽的蘑菇,呜呜咽咽的哭声此起彼伏,悠雅缠绵,象一首钢琴曲。
        我们扛着自己的行李往自己该上的那台大巴车上,肥仔扛着郑诗惠的箱子送到了西州那台大巴车上,然后费力地放在行李架上,厚重的眼镜后面噙着泪花,在即将转身的那一刻,肥仔突然停下来了,作出了惊人的举止,一把抱过郑诗惠,在她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然后象炮弹出膛,飞也似地冲出了车厢,留下了郑诗惠目瞪口呆的。有候峰等人作证, 肥仔下车的那一刻再也止不住的泪水,象黄河溃堤了一样,一泻千里。这情绪象空气一样很快弥慢开来,我也不失时机地感觉鼻子发酸,有股洪流轰然冲进到眼框。
肥仔几年来执着追求着,不分白天昼夜思念着。到头来,郑诗惠象雾象云又象风!来来去去是一场空,最终悲从中生,单恋是能折磨死人的游戏,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反正是太有道理了。
我上车后,车内陆续上来其他系里的毕业生,男男女女,他们将和我一样被拖到那片我们共同的来源地,等侯发落。我坐在窗边,望着那熟悉的校园,眼光扫描着教学楼、食堂、图书馆、计算中心。大学生活的一幕一幕在我眼前象走马灯一样翻转,又象幻灯片一样切换着,辗转反复。生日PARTY如火如荼、醉后的眼神扑塑迷离、上课打磕睡的同学酣声如雷、老师的唾沫星横空出世、食堂的饭菜花花绿绿、校园前边那片水面波光粼粼……还有莫名其妙来路不明的拥抱、接吻。
          我的思绪又很快飘移到风景如画的思黄塆,弥漫在冶钢,弥漫在黄石。白云悠悠的天、高昂挺拔的山、细水涓涓的泉……

        方楠笑吟吟地向我招手,我左思右想也没弄明白,在我的生命里,她为什么会这样悄无声息地款款地进来,又悄无声息地如烟雾一样散去,我鼻子一阵发酸,真想找个地方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我看到刘韵急匆匆地跑过来了,她看见了我,连忙说:王柱,快下来一会,去系办公室,张老师找你有事。我下车往系办公楼走,远远看到张老师在林荫道上迎面走来,身边是一女的,干部模样。他们在低声说着什么,表情严肃并带着几分悲戚和伤感。我想起来了,她是冶钢人事处的高处长,当时方楠就在她那里实习,她怎么来H大了? 不祥之兆一下子笼罩着我,我心里怦怦直跳。 高处长见到我,轻声慢语地告诉了我一个惊人的消息,一下子把我的心推向了万丈深渊,我感到了撕心列肺的痛楚,禁不住泪眼滂沱。方楠出事了!我永远见不到方楠了。
高处长说,那次方楠去老家接她奶奶,她奶奶还是不肯随她一起去黄石,方楠住了几天就动身回黄石,她坐上回黄石在大巴车,路过一座山时,在那个事故多发地带,大巴车与迎面而来的大巴车相撞,震天动地的金属撞击声之后是震天动地惊叫声、哭声,有人当场气断身亡了,方楠被卡在了严重变形的车厢里,殷红的血从她后脑勺往下淌…..时间一分一钞地过去了,巨痛、惊恐、烦燥侵袭着车上受伤的人们。方楠惊魂稍定,轻声细语鼓励着旁边的人坚持住,三四十分钟后,附近县城的救护车赶到,救护人员把伤者一个个费力地往下抬。     
   

        后来得救的一个老人讲起当时的情形, 声泪俱下,老人说:那是一张年轻的脸、那是一张艳如桃花的脸,想不到她能在危难的关头也是充满朝气,活力四射。那女孩能镇定自若,喃喃地说:先抬他们吧,我能挺住的。救护人员把伤者一个个抬下车,她自己一定坚持留到最后,上了最后一辆救护车。本来她可以是最先被送到医院的。 后来医生说:这女孩要是早被送来十分钟就得救了……  
         

       随后高处长递给我一封信,是方楠写给我的,说是在清理方楠的遗物时发现的。上车坐定,我轻轻的打开那封信,艰难地打开,我感觉到手无缚鸡之力,秀气的字迹诉说的是一个悠长久远的故事,方楠在信里说:
         柱子,是缘份让我认识了你,和你在一起,我心里总是布满阳光,有时一日不见,我便魂不守舍,柱子, 你真是一个能钩魂的家伙,从某一天开始,我发现我是喜欢上你了,我不能自拨,我不愿我们只是人生匆匆的过客,如风扫湖面一样,转眼就不见踪迹了。我没有恋爱过,当那种恋爱的感觉跃进心扉时,我才知道那感觉如听涓涓流水一样心静如镜,那感觉如同看云转去舒怀一样起伏跌荡,你的睿智聪颖,全身焕发的光彩让我着迷。
        我无数次仰望着天上的繁星,感谢上苍让我今生今世有缘认识了你,我想象着与你相依相伴,一同去天涯海角看日出日落,潮起潮落, 一同去雪域高原领略那里的瑰丽风景,一同去深山老林感受那里的风土人情,我还想象着与你一日三餐,我和你在锅碗瓢盆的交响声中谱写我们生命的华丽乐章。
         柱子,你知道吗?世界上有个地方对我具有神奇的魔力,那就是你的家乡,你给我讲的那些美丽动人的传说我都放在梦里演绎好多遍。我愿意跟你去那个古老而又美丽的地方,在那里生生息息。
        柱子,我不知道我是否有勇气寄出这封信,如果你收到了这封信,那就是我战胜自己作出了十二分甚至更多的努力…….
     
         字迹模糊了我的视线,眼泪滴在纸上,我从逐渐模糊的字里行间里看到了方楠。她笑吟吟地向我走来…..然后我真切地听到了她的声音:柱子,你在哪?
我禁不住心中的悲呛,号啕大哭,全然不顾车内人异样的目光。方楠,我收到了你的信,你说你为了发出这封信要做出十二分甚至更多的努力,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努力吗? 我叫天,天不应,我喊地,地不鸣,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那一片山水,那捧一翠绿,那一汪清泉一样的眼神,令我去魂思梦绕……..我恨我自己,当载着方楠的车离去的那一刻,我为什么就没有从心底喊出来呢?


[ 本帖最后由 峰迴路转 于 2009-4-3 09:48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1-12-8 13:59 , Processed in 0.06769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