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4|回复: 0

闲着也是闲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9 19: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闲着也是闲着
艾树池

        我从小就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孩子。小时侯,我会用弹弓准确地打击树上的鸟儿,我会用泥巴捏制各种不同的玩具,我会迅速地爬上大树摘取令人垂涎的果子,我也会把一群小伙伴划分为国共两党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许多年后,随着时光的流逝我的许多才华也一并消逝了。如今,我偶尔拿起书本翻上几页,拿起毛笔写上几篇,拿起刻刀划上几道儿,尽管这与我幼年的才华难与相比,但毕竟是在欢乐逝去之后又迎来了欢乐。天地万物总是经络血肉地联系着,而在此间,我能与书、与笔、与纸、与墨、与刀、与石相伴,若非人世机缘,则定是上苍恩典了。我为自己寻找到自己的快乐而长久地快乐着。
        我又是一个在农村的土炕上长大的孩子。在许多年后我走进城市又在城市里生活了许多年后,我的身上依然洋溢着浓郁的土气。在城市里,有许多是我所不能理解的。越来越多的人为什么脚步越来越匆忙,越来越高的楼房会不会遮蔽越来越浑浊的阳光,刺激消费与物欲横流之间有没有必然的联系,一次又一次的理论学习能不能挽留人们精神委顿的脚步……每每我被城市的色彩、无聊的问题捣鼓得头昏眼花之时,周身的土气帮助了我。它令我远繁华、近质朴,远浮躁、近从容,它成为我与大地连结的脐带,我与故乡交流的血脉,我就是凭借它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寻找着回家的路。而我的书本、我的笔墨、我的刻刀便成为开启家门的钥匙。
        现在,我已经长大了,不复再是那个多才多艺的孩子。我不会唱歌、不会打牌,也不会跳舞。尽管我会对酒店、舞台、广场上引喉高歌的男女深存一份羡慕,假若再令我亲眼所见一个龌龊男子与一个美妙女子的欢舞,我则又往往出离羡慕而至嫉妒了。但是,这些于我,终是太难。或者说得更确切些,是太笨。记得有一次,我得了感冒。我去了一家医院,挂了专家门诊。专家认真给我做了检查,开了药,偏偏在最后出了问题,专家拿着药方给我详细解释每一种药的用法、用量,说了几遍,我也没记住,问得多了,专家叹一口气,说,我看了这么多年的病,也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就在那一天,那一刻,我的基本情况就以一个专家的这样一种方式、一个结论而勾勒出来了。奇怪的是,我忽然就想起了石头与刻刀,笔墨与书本。是啊,笨如我者,不如此还能去做什么呢?看书是眼睛在书上划道儿,写字是毛笔在纸上划道儿,刻印就是拿着小刀在石头上划道儿啊。
        我的读书、写字与篆刻,并无规律可寻。我曾经试图找寻,但只是枉然。一个人认识自己是困难的,遑论其他。于是,我在我想读书时便读书,想写字时就写字,想刻章时就刻章,什么都不想时就闲着,一任时光在身边游走,树叶在窗外飘零。近来,刻了一些石头,于是言谈举止间就都是石头的气息、石头的神采了。就是这堆遍体鳞伤的石头,填充了我的茶余饭后,也记录了一个笨人的缤纷思绪。当然,它们并不完美,似乎少了一点汉印的凝重,少了一点古玺的空灵,少了一点瓦当的质朴,少了一点砖文的粗犷……所以,我至今无法说清,是我用双手令它们重新焕发了神采还是我把它们变成了一堆垃圾。每一方石头都经过了千年的生长也必将千年地生存下去,若是后者,我将为此深怀愧疚。聊以自慰的是,我经过与古代印章的对话与古老文字的相知,已经在试着自己说话了。每每有一些词语或句子在某一个时间里打动了我,于我心绪相契或为我精神所需,我便用刀和石头记录下来。正如石开先生把自家作品比作生命的密码,我是否能够用刀与石做出符合艺术审美的阐释尚属未知,但是,这些承载着文字的石头却可以成为我生命的一个个密码。多少年以后,我可以通过它们找回原来的自己,重温丢失的岁月和遗忘的故事。我可以抚摸着一块块石头从干瘪的老年回到蓬勃的青春。每一方石头上都流淌着我的思绪,每一方石头上都流露着我的表情,每一方石头都是我的一段人生。那或许是一次久别的重逢,或许是一次伤感的离散,或许是一个清冷的雨后,或许是一个无言的黄昏,或许是一盏茶,或许是一碗酒,或许是一次肝肠寸断的牵手、或许是一声激情满怀的长啸,或许是对一位远方知己的牵挂,或许是对一个清丽女子的怀想……至于一些标语、口号式的内容则不会出现在我的印章中。我固执地以为,印章的方寸之间适宜表现个人的思绪、情感、胸襟、逸趣,却无法承载社会的沉重。以此为题者,若非出于应景文章,则必是了无情趣之人。在这里,我只面对自己的灵魂,我只与自己的上帝说话。“我是农民”、“梦中之梦”、“单刀赴会”、“不醉不归”……面对它们,我的脸上会溢满得意,双目会充满柔情。我当然明白,这些印章还有更多、更好的刀法、字法、章法阐释。但我可以自信地说,它们给我带来了生活的色彩和生命的厚度,给我安静,给我思索,给我沉醉,给我清醒。
        小时侯,我还是一个惧怕劳动、讨厌汗水的孩子。我常常在烈日下手握锄头,满脸愁容。父亲说,闲着也是闲着。许多年后,我从村庄来到城市,手中的锄头变成了毛笔或是刻刀。我忽然发现了庄稼与篆刻的区别:在村子里,庄稼参差错落是要遭乡亲耻笑的,但在印章中却恰恰相反。是啊,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这样把故乡的庄稼移植到了城市的书屋和案头。至此,我终于明白,一个人永远也走不出一片土地,一个人永远也走不出一个村庄。至此,若有人问我篆刻是什么,我终于可以告诉他一个完整的答案:篆刻是劳作也是休息,篆刻是遗忘也是记忆,篆刻是舞蹈也是歌唱,篆刻是悠悠的麦香也是泥土的味道,篆刻是汗水流淌的脊梁也是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锄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0-6-4 02:32 , Processed in 0.33419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