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教师之友网

中学生必读的100篇生活小小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 17: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牙医
刘国芳
牙医也会牙痛,牙医一牙痛,就愁眉苦脸。牙医的妻子一看见牙医愁眉苦脸,就知道牙医犯牙痛了,妻子于是说:“你牙齿又怎么啦?”
  牙医说:“老毛病了,喝冷水也痛,喝热水也痛,吃东西更痛。”
  妻子说:“赶快吃药呀!”
  牙医说:“吃了,但没用。”
  妻子说:“那打针呀!”
  牙医说:“打了,也不见好。”
  妻子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像牙医这样牙痛的人,大有人在。一个女人,忽然也牙痛起来。女人牙痛也愁眉苦脸,女人的丈夫见了。就说:“你怎么啦?”
  女人说:“牙痛。”
  丈夫说:“好好的,怎么牙痛!”
  女人说:“也不知为什么,这几天喝冷水也痛,喝热水也痛,吃东西更痛。”
  丈夫说:“赶快去看医生呀!”
  女人说:“有用吗?”
  丈夫说:“当然有用。”
  女人就点点头,觉得该去看医生了。
  很快,女人见到了牙医。两个人认识,牙医见了女人,问她:“你怎么来了?”
  女人说:“来见你会有什么好事,牙痛呗。”
  牙医就认真起来,让女人张开嘴,他用手电筒照着,还问:“有哪些症状?”
  女人说:“别提了,这几天喝冷水也痛,喝热水也痛,吃东西更痛。”
  牙医说:“看来是牙龈发炎。”
  女人说:“能治好吗?”
  牙医说:“当然,吃点消炎药,打两针,就会好。”
  女人说:“那赶紧开药打针吧,我都痛怕了。”
  牙医就给女人开处方,开着时,牙医喝了口水。那水凉了,牙医的牙齿还在痛着,这一口冷水喝进去,痛得牙医皱起眉来。女人坐在边上,女人当然看见了,女人说:“怎么啦?”
  牙医赶紧掩饰,牙医说:“没怎么呀!”
  女人说:“没怎么呀,看你那样子,我还以为你也牙痛呢?”
  牙医笑笑,牙医说:“怎么可能呢?”
  女人吃了药打了针,牙痛就消失了。女人的丈夫当然看得出来,女人的丈夫说:“好啦?”
  女人说:“好了。”
  丈夫说:“我说了看医生有用,不错吧?”
  女人点头。
  那个牙医,还在牙痛。牙医一牙痛,就愁眉苦脸。牙医的妻子一看见牙医愁眉苦脸,就知道牙医的牙还在痛着,牙医的妻子于是说:“亏你还是个牙医,你怎么连自己的牙痛都治不好?”
  牙医说:“我也不知道。”
  妻子说:“如果我不是你的妻子,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个医生。”
  牙医没睬妻子,只愁着眉,苦着脸。
  毫无疑问,牙医的牙又痛了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 17: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力记忆力
申平
这班老人家都已年过六旬了,这日却突发奇想,要搞小学毕业50周年同学会。
  50年,整整半个世纪。岁月的风霜早已染白了他们的头发,揉皱了他们的面庞,如今他们再见面,彼此还能认得出来吗?
  发起者却说:这次聚会的意义恰恰就在这里。我们就是要考验一下每个人的记忆力。看他是否把珍贵的少年友谊埋藏心底。
  于是就打电话,发通知,足足折腾了半个月,还真的把人给弄齐了。全班除4人提前去另一个世界聚会以外,其余41人都答应一定来,一定来。
  聚会选在一家酒店的一楼,门口挂了标语和彩球,显得非常隆重。来得最早的当然是几个发起者。他们发现,这家酒店的服务真不错:门外有侍应生开门;一进大厅,服务员又把热毛巾递了过来;还有一个提着篮子的小老头,给每个人都发一包纸巾。显然,这是为他们流泪准备的。发起者连连赞叹:好,真是想得太周到了。
  一会儿,同学们陆续来了。每一个人的到来,都会引发一阵激动。大家先是静静审视来人,然后突然有个人叫出了对方的名字,于是就是一阵欢呼,一阵热烈拥抱。也有一些人无论如何认不出来了,岁月把他们打磨得太厉害了。但当他自己一报家门,大家马上又把他想起来了。这种激动就更热烈,因为其中还包含着惊喜。
  想想吧,50年一聚,这容易吗!人生会有第二个50年吗!昔日的少年,今天的老人,你拉着我的手,我搂着你的腰,说啊、笑啊、哭啊……那场面真的是太感人了。
  那位小老头发给大家的纸巾真的派上了用场,而且有人发现,这个小老头竟然也被他们感动得热泪纵横。
  他也使用了篮子里的纸巾。
  激动过后,发起者开始清点人数,发现已经来了40人,就差一个人没有来了。大家都在询问:他是谁呢?那个提着篮子的小老头此时突然放下了篮子,他走上前来说:是我啊,我是第一个来的呀,可是你们谁都没有把我认出来啊!
  唰地一下,众人齐齐地把惊讶的目光向他射去:你?你是谁啊!
  小老头在40双眼睛的审视下有点发窘,他急忙挺了挺腰,大声地说:我是陈大福啊,你们再看看、想想!
  发起者赶紧去查名单,果然有陈大福这个名字,可是……40双眼睛又从头到脚把他审视了半天,结果仍然找不到半点“同学”的影子。
  有个发起者忍不住说:你不是酒店……干这个的吗?他指了指他的篮子,接着他又说:你别开玩笑,我们可是同学聚会……
  小老头就显得有点着急:我知道是同学聚会,这种事情谁会冒充啊。我明明就是陈大福嘛,你们睁大眼睛好好认认嘛!小老头随后有点委屈地嘟哝道:这纸巾是我自己给大家买的,酒店还管你这个!
  于是40双眼睛再次聚光,恨不能看穿了他的骨头。可结果还是失望地摇头。
  小老头这回可真有点急了,他急赤白脸地说:你们的记忆力……怎么这么糟呢,你们仔       细回忆一下,那时咱班每天是谁最早来搞卫生的?
  众人一齐做冥思苦想状。
  小老头说:你们再想想,学校开运动会,是谁给你们看衣服,是谁给你们打开水,班里组织劳动,又是谁干得最卖力气……
  众人仍在冥思苦想,仍然半信半疑。
  小老头又说:你们再回忆一下,班里的垃圾每天都是谁抢着倒的?
  突然有一个女同学尖叫了起来:哎呀,我想起来了,他的确是陈大福,他是我们的同学啊!
  众人就一齐把目光投向女同学,显然希望她拿出证据来。
  女同学就有点兴奋,她说:大家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他偷了学校附近农民的地瓜,让人家抓住,押到学校门口来示众……
  噢——!众人齐发一声喊,他们的记忆闸门一瞬间呼啦啦全部打开,现在再看陈大福,怎么看怎么都像他们的同学了。
  但是此时的陈大福却没有半点兴奋,他反而像中了枪一样痉挛了一下,他张大嘴巴,面部扭曲,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陈大福慢慢转过身去,提起他的篮子,摇晃着向门外走去,任凭后面喊破了嗓子,他也没有回头。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 17: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卖羊
相裕亭
六叔集上卖羊回来,天都快黑了。小村里,家家户户,炊烟袅袅。
六叔走在街上,不时听到“呱嗒!呱嗒!”的风箱响,就知道,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再看看沿街的人家,老老少少都围在桌边了。六叔没想到天黑得这么快!
本来,卖过羊,接过钱,就没有六叔的事了。可他递交羊绳时,那只没有上绳的小羊羔,怎么也不肯跟那戴鸭舌帽的买羊人走。
六叔把兜里喂剩下的几粒豆子,交给“鸭舌帽”,教他把豆子放在掌心,蹲在老羊身边,慢慢地张开手,那羊羔就过来了。可“鸭舌帽”按六叔说的做了,那羊羔就是不去吃他手中的豆子。
“鸭舌帽”身后藏着绳子,他想把那羊羔捆扎起来,放在车上推着,省得集上人多跑丢了。
六叔不忍心他那样做,六叔说:“不用捆,你牵着老羊前面走,它自然就跟着跑了。”
“鸭舌帽”试着拽老羊前头走,可那羊羔却围着六叔“咩咩”叫着打转转。
六叔说:“这小东西成精了!”
“鸭舌帽”说:“你把它抱住递给我。”
六叔知道他要捆扎它。
六叔说:“这样吧,我给你牵着送送。”六叔说,反正他也没有什么事情,帮送出集外。
“鸭舌帽”似乎有些不大放心,含含糊糊地说:“……那也行。”
递交羊绳时,“鸭舌帽”问六叔:“哪庄的?”
六叔说:“下家套的。”
“下家套的?姓什么?”
六叔有些恼!六叔说:“跑不了。要不,我把钱再给你!”
“鸭舌帽”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六叔说:“要不是急着用钱,我还不卖哩!”
“鸭舌帽”一脸坏笑地看着那羊,说:“那是,那是。”后来,六叔帮送到集外后,又送了好远,直到人家说:“前面就到了!”他这才把羊绳交给“鸭舌帽”。也就在这同时,六叔帮人揽住小羊,“鸭舌帽”上来就把它捆扎上了。六叔从“鸭舌帽”捆扎小羊的狠劲上看,那人是个“小刀手”。当下,六叔就想到,那两只羊,只怕是连明天都活不过去了!往回走的路上,六叔的心里酸酸的。直到晚上走进家门,他满脑子里还是“鸭舌帽”咬着牙根,捆扎小羊的凶杀样儿!进门,女人问他:“卖了?”
六叔没有吱声。
“卖了多少钱?”
六叔不声不响地从怀里把钱掏出来,放在桌上。女人接过钱,凑在灯前的亮光里,蘸着口水,先又点出四块七,说是还街口二华家小店的酱油、味精钱;又点出八块,后天好去下家沟顺他三姨家喝喜酒;还剩下三十二块三,女人一连点了六遍,说:“这个钱,不能乱动了,全留给小顺子住校用。”
小顺子读初三了,吃住在山左口联中,每个星期都要花十几块钱。女人把留给小顺子读书的钱,用一块旧布条包好,放进床头的小包袱里,就来打听那羊的下落。女人问:“那羊,卖给什么人了?”
六叔不吱声。
女人又问一遍:“卖给谁了?”
六叔一时心焦!猛不丁地冒出一句:“谁出钱多,我卖给谁了!”随后,六叔把脸别在一旁,不搭理女人了。女人猜到,他一准是把那羊卖给“小刀手”了。早晨出门时,女人还交待过,让他千万别卖给小刀手。可他,还是卖给小刀手了。
女人轻叹一声,说:“哎!可怜那小羊,还没吃过开春的嫩青草!”
女人说着,随即抬起衣袖,摸起泪水。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 17: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面楼里没有人
段晓东
我迫切希望知道一个答案,这个答案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它已经严重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再不解决,我的神经都要出毛病了。
甚至,我怀疑我的神经现在就已经出毛病了。
我非常迫切地想知道,对面的楼里究竟有没有人。
那是半年前偶然的一天,我站在自家的窗户边向外张望,不知怎么就望向了对面的楼房。其实也很自然,因为站在我的家里,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对面楼房。我住在二楼,目光平视过去,自然是停留在对面的二楼。但是我的目光停留在对面之后,却突然发现这家人与别家不同。
这家人居然大白天拉着窗帘。
为了证实这家人的与众不同,我用眼睛特意考证了对面那幢楼里所有的窗户,最后得出结论:大白天拉窗帘的,独此一家。
一个问号从此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
大白天拉窗帘,这是为什么呢?
有必要说明一下,我这个人从来不爱管别人的闲事,并时刻牢记“闲谈莫论他人非”的做人原则,也没有偷窥癖好。可是一天又一天,只要我不经意地一抬头(这可不是我有目的的动作),就能看见对面拉着的窗帘。
窗帘后边是什么?
不知道,因为人家从来就没有拉开过。尽管近在咫尺,两幢楼的距离不超过三十米。这可是我通过目测和步量得出的精确数字。
后来,我就干脆不抬头,不向窗户外张望。因为我一向外望,就会看到对面的楼房,一看到对面的楼房,那个问号就会困扰我的神经。我原以为这样一来,就会彻底忘记了那个疑问。可谁知,我越是不抬头,越是发现惦记的厉害。我终于明白,那个问号已经不仅仅是在我的眼里了,而是住进了心里,且又大又重。它压低了我的脑袋,又牵引着我的眼睛,用它的余光悄悄地瞟上一下,飞快地掠回,生怕别人看到。
而每一次瞟过的结果,都和上一次一样。
窗户上依然挂着窗帘,而且似乎更为严实了。
我说过,我没有偷窥的癖好,我是个大家公认的正人君子。
这个星期天,我陪女儿在家里做作业。女儿说爸爸,你看蝴蝶,在对面的窗户那儿。
我顺着女儿的手指望去,可不是。一只蝴蝶正在对面二楼的窗户前翩翩起舞。
我对女儿说,你等着,看爸爸给你捉住它。
一楼装有防护窗,正好可供攀爬。我一伸手抓住了防护窗的铁栅栏,“嗖”地一下就窜了上去,轻车熟路一般。我自己都怀疑自己的利索,这动作仿佛练了千百遍。
踩着一楼的防护窗,我没有急着去捉蝴蝶,而是用手指抠住二楼的窗沿,使劲伸长了脑袋,透过窗帘的缝隙向里张望。正聚精会神时,突然一声暴喝,你干什么呢?
“扑通”一声,我吓得掉了下来。
女儿说,妈妈,爸爸在给我捉蝴蝶呢。
我暗自庆幸,好在楼层不高,要不然小命都危险!
不过,在掉下的那一瞬间,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对面楼里没有人。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 17: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送燕子回家
陈永林
                                                                     
亮亮一出门,脸上就觉得暧融融的。亮亮想,今天的阳光准很好。奶奶喊:“亮亮,你去哪?别摔着了。”
    奶奶这样说,亮亮心里不高兴,自己不就是看不见吗?其它方面,他哪样不比别人强?亮亮走到田野里,嗅到了浓郁的花香,亮亮蹲下来,摸到一朵野花,他刚想折,忽儿想到他如折了花,别人就闻不到花香了。亮亮跪在草地上,鼻子挨着了花,“真香。”亮亮笑了。
   “啾啾。”亮亮忽然听到了燕子的叫声。亮亮还听出是只小燕子。奶奶家的屋梁上就有一只燕子窝,窝里面住着四只小燕子。小燕子叫得很伤心。难道小燕子受伤了?亮亮循着小燕子的叫声去抓燕子。亮亮刚要抓到小燕子,小燕子又跳开了。亮亮说:“小燕子,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我要帮你。”但小燕子听不懂亮亮的话。每回亮亮刚要抓住小燕子时,小燕子又跳开了。但燕子太累了,亮亮最终抓到了小燕子。亮亮摸到小燕子的脚上有根细线,细线上还绑了一张纸。
亮亮小心翼翼地捧着小燕子回家。亮亮对叫个不停的小燕子说:“小燕子,我要送你回家。”亮亮想把燕子送回家。亮亮想把燕子送回奶奶家屋梁上的燕子窝,燕子妈妈一定会给小燕子喂食。                          
                               二
    小胖的奶奶已病在床上许久了。可小胖的妈妈不准小胖的爸爸送奶奶去医院看病。小胖的妈妈说:“已七十七岁的人,还治什么病?”可小胖舍不得奶奶死。小胖跟奶奶最亲。奶奶也最疼小胖。
    昨天,小胖的妈妈从畈里回家,感到热,把褂子脱了。小胖见妈妈去柴堆拿柴时。忙从妈妈的钱袋里掏出两张钱,飞快地去了奶奶的屋里。小胖拿出钱说:“奶奶,你拿这钱去看病吧。”
    奶奶见了小胖手里的二十块钱,笑着摇摇头:“这点钱看不好奶奶的病。你这钱是偷了你妈的吧,快放回去。”
    小胖哭了:“奶奶,我不要你死。”
   “好,好,我听你的,我不死。”
    小胖回家了,偷偷地把二十块钱放回妈妈的钱袋里。第二天,小胖吃早饭时,听到屋梁上燕子的叫声,小胖想起了奶奶给他讲了不知多少遍的故事:“从前,有个很穷的人家里有一窝小燕子。有一回一只小燕子从窝里掉下来了。那穷人家的小孩把小燕子送回了窝里。天转冷时燕子飞走了。第二年春天,燕子衔来一粒南瓜籽。那穷人种了,夏天瓜藤上结了三个大南瓜,穷人切南瓜时,三个南瓜里面全是金灿灿的金子。”小胖便拿来一根竹篙,把燕子窝捅了一个洞,一只小燕子掉下来了。小胖拿了张纸,在纸上写了几个歪歪斜斜的字:“O(小胖刚读预备班,燕子的燕字写不来,就画了个O)子,小胖求(救)了你,你带着许多钱给他。”小胖把纸条绑在燕子的腿上。
    小胖拿着燕子出了门。小胖把手里的燕子往空中抛:“燕子,飞吧,快给我衔来许多钱……”
    可燕子飞了一点路就掉在地上了。小胖又把燕子往空中抛:“燕子,求求你救救我奶奶,我不想我奶奶死……”
    小胖一次又一次把燕子往空中抛,可燕子一次又一次掉下来。
这时,从奶奶的泥坯屋里传来小胖妈妈凄厉的嚎哭声,难道奶奶死了?小胖忙拔腿往奶奶的小屋里跑。
                                三
亮亮对奶奶说:“奶奶,把这只受伤的小燕子送进燕窝里吧。”亮亮把燕子脚上的线解下来了。
    奶奶搬来梯子。
    奶奶很顺利地把小燕子送驾回了燕窝里。但亮亮听到小燕子伤心的叫声。亮亮说:“奶奶,是不是别的燕子啄它?”
   “是啊,燕子欺生。”
    燕子妈妈来了,也不停地啄那只燕子,还把小燕子推下窝了。亮亮捧起地上瑟瑟发抖的小燕子,伤心地问:“奶奶,燕子妈妈怎么也不要小燕子了?”
   “因为这只小燕子不是它的亲生的孩子。”
   “难怪妈妈也不要我。”亮亮以前心里一直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不要自己,现在亮亮明白了。亮亮的亲妈死了,父亲又给亮亮找了个妈妈。这个妈妈总对父亲说:“把这瞎子送乡下去吧。”父亲不想送,妈妈总同父亲吵,还说如不把亮亮送乡下,就离婚。亮亮主动对父亲说:“爸,我想回乡下,我想同奶奶在一起。”
奶奶见亮亮许久不说话,明白亮亮在想什么,以前亮亮总这样问她。奶奶说:“你心里准恨她吧。”
    亮亮摇摇头:“不恨,燕子都不要别人的小孩,妈妈当然也不要我。”亮亮又为燕子担心:“奶奶,这燕子怎么办?”
   “找到燕子的亲妈妈。”
   “怎样找?”亮亮想来到了绑在小燕子脚上的纸。亮亮拿着纸去了隔壁邻居家。邻居一念纸上的字,亮亮笑了。亮亮捧着小燕子去了小胖家。
    小胖家没人,门却是开的。亮亮进了屋,摸到了梯子,亮亮把梯子靠在屋梁上,然后把小燕子放进了口袋上了梯子。
    燕子妈妈在亮亮头顶上飞来飞去,并啾啾地惶叫,小燕子也跟着叫。亮亮对小燕子说:“你马上回到家了。”亮亮爬到梯顶上,手却摸不到燕窝。亮亮下了楼梯,把楼梯往燕窝边移了移。亮亮又爬梯子。这回亮亮终于把小燕子送回家了。亮亮下楼梯时,小胖的姐夫来了,小胖的姐夫还没进门,见一个人在下梯子,以为是小胖,急了喊:“别摔下来了。”亮亮受到惊吓,一脚踏空了,摔下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 17: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往
王常青
香香是个活波可爱的女孩子。用时下的话说,是个十足的新新人类。爱上网,看韩剧,穿休闲,留短发……说起话来喜欢在本来就不标准的母语中夹杂一些生硬的外语和富有新潮的词语,比如:酷毙、帅呆、哇赛、over、靠、老大……反正在香香的嘴里,你每天都会听到一些新潮的话语,让你耳目一新。
香香最近网恋得厉害。父母的劝说,老师的批评,没有收到任何效果。放了学,网吧是她的天堂,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她像一条不知疲倦的鱼在尽情地遨游着……
对于香香来说,一天不吃饭可以,一天不上网却不行,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已经留下她太多的牵挂。
这一阵子,香香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网吧里。有时她竟忘记了吃饭和睡觉。现在吃饭和睡觉对她来说是一件很奢侈的东西,她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里。这里有她的梦想、期盼、希望、喜怒哀乐……在她的眼里,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每天可以和数以万计的朋友说话,有她永远也说不出的新鲜、有温馨的港湾、有鲜花、有美酒、有掌声……有她的一切一切……
香香伸了一个懒腰,长时间的坐姿,让她的腰酸腿疼,一种说不出的疲劳袭上心头。她打了一个哈欠,走出屋子,长吸了一口气。外面蔚蓝的天空,暖洋洋的阳光,刺得她眼睛睁不开。突然一股花香飘来,她看到了路边的红玫瑰,是那样的鲜艳夺目。噢,差点忘了,今天是情人节。在网上她刚收到象征着爱情的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却没有这一枝香,香香花五元钱买了一枝,贪婪地闻起来,她的脸上慢慢绽放出笑容。她好像从一个世界走向另一个世界。慢慢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她那娇小的身体分明感到了一丝的寒意,她忽然感到自己有点饿了。她走向附近的粥铺,一股清香传来,一碟小咸菜,两个包子,一碗绿豆粥,这些平时她吃都不吃的东西,今天吃起来却格外的香,她的脸上又出现了红晕,眼皮却不争气地打起架来,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好好睡一觉……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 17: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了悟禅师
凌鼎年
自了悟禅师到海天禅寺后,海天禅寺的平静就打破了。

  僧人们无论如何不明白,法眼方丈怎么会要求了悟禅师住下来,更不理解他为什么会容忍了悟的反常行为。

  别的不说,这了悟自在海天禅寺住下后,竟从来没扫过一次地,从来没关过一次门。若轮到他值勤值夜,其他和尚总有些放心不下。

  众僧都不甚喜欢这位新来的了悟禅师。所谓先进庙门三日大,比了悟先进庙门的,自认为比他有资历,也就不把了悟放在眼里,时不时斥责他,骂他是懒和尚。

  了悟不气不恼,一笑了之。过了几天,众僧突然发现了悟在门口贴了一副对联,上联为“空门岂用关”;下联为“净土何须扫”。

  众僧看得呆了,一时竟无法驳斥了悟的这种奇谈怪论。有人去禀报了法眼方丈。法眼方丈闻听后,微微颔首,面露赞许之色。他传下话去:“了悟对禅的理解,已非你辈皮相之见,好好向他学道吧。”

  僧人们都认为法眼方丈在偏护了悟,甚至认为他法眼有私,多少有些不服。

  法眼方丈终于向众僧们说出了压在心底的一件事:半年前的一个黄昏,他匆匆赶回海天禅寺时,因山雨刚止,河水暴涨,木桥已被冲毁,有一年轻山姑为无法过河正发愁呢。法眼方丈见此,考虑再三,他卷起裤管,折一树枝,以树枝当手杖,一面探底,一边趟过了河。法眼方丈想:男女授受不亲,僧人戒色首先要远离女色,自己这样做,既给她做了示范,又不犯寺规,也算尽到普度众生之责了。然而,那位山姑不知是没有领会法眼方丈的暗示,还是胆小,依然站在河对岸干着急。天渐渐暗下来了,一个山姑过不了河,那如何是好。正这时,走来一其貌不扬的和尚,和尚上前向山姑施礼后,就抱着山姑过了河,和尚把山姑放下地后,满脸通红的山姑一脸羞色地向和尚道了谢。和尚说了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就一声不响地继续赶路了。法眼方丈忍不住上前问:“这位和尚,出家人应不近女色,你怎可抱一个姑娘呢?”那和尚哈哈大笑说:“我早把那姑娘放下了,你怎么反而老放不下呢。”法眼闻之大惭,始悟遇到得道高僧了,就极力邀请了悟禅师到海天禅寺住下。

  这件事对法眼方丈震动很大,他深感了悟禅师道行深厚,有心好好观察,让之熟悉海天禅寺后,再作打算。

  不久,清兵南下,发生了“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惨烈之事,善男信女逃难的逃难,避灾的避灾,寺庙的香火一下冷落了许多。

  海天禅寺落入清兵之手是早晚的事,胆小的僧人离寺避到了乡下,了悟却天天在大殿念经打坐,仿佛不知大军压境之事。一个阴霾之天,清军一位大胡子将军率军士冲进了寺庙,其他僧人全逃了避了,唯了悟禅师仍然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念他的经,对大胡子将军的来到熟视无睹,大胡子将军见这和尚竟敢如此蔑视自己,火不打一处来,厉声喝问:“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目无本将军,你知道不知道本将军杀人如刈草一般!”

  了悟正眼也没瞧大胡子将军一眼,朗声回答说:“将军你大概还不知道寺庙中也有不惧死的和尚吧,既然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本来大胡子将军想大开杀戒,烧了寺庙,但听了了悟的回答,又从心底里佩服这位和尚的豪气与胆识,遂下令撤退。

  海天禅寺就这样免于了兵灾。

  法眼方丈因此有了把方丈之位传给了悟的念头,了悟闻知后借口自己乃闲云野鹤,执意谢绝了法眼方丈的美意,终于又云游四海去了。临走时,他留下一谒语:“泥佛不渡水,金佛不渡炉,木佛不渡火,真佛内里坐。”遂头也不回地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 17: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元遗产
凤仙草
那天晚上,女儿仅吃了小半碗饭就放下筷子,当时我没有太在意,等我从夜市回来,看到女儿在床上躺着,满脸通红,额头烧得像一团炭火。我将女儿抱了起来说:“孩子,你发烧了,我们得去看医生。”然后来到屋里开始找钱,尽可能的找。当我把所有能找到的钱连同刚从夜市上挣来的散币堆在床上清点时,危机感油然而生。
我胡乱的将钱塞进口袋里,搀着女儿踉跄的走向锁在院子里的三轮车……
女儿终于躺在病床上,挂上了吊瓶,我松了一口气。值班医生告诉我,眼下正流行病毒性脑炎,女儿的症状有点像,要待明天上班后做脊液检查才能确诊,今晚先做退烧观察处理。
我的心又提了起来。
夜深了,病房里就剩下我和女儿,我感到了疲倦。女儿突然示意我靠近她:“妈,我感到很难受,浑身都痛,和以往不一样。医生的话我都听见了,我很有可能是脑炎,我怕是不行了……”
“别瞎想,要等明天做了检查才能确诊,我肯定你不是的。”
“妈,你听我说。”女儿突然严肃起来,很认真地说:“你记住了,家里床头柜的下层,最里面靠右角,那儿藏着一个小布包,里面装了一些钱……那是我攒下的,留给你……”
猛的一阵酸楚直冲我的鼻腔,我抓住女儿的手:“孩子,你不会有事,因为有妈妈在。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在一起。孩子,你记住了啊!”
女儿怔住了,她异样地静静地望着我……好一会儿,我感到她抓住我的那只手有了力度,她攥住了我的三根手指头,紧紧的攥住,两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滚落下来。
待女儿睡着时,东方已经透亮。我来到门外,想透口气,突然就蹲在地上号啕大哭。打丈夫去世后,好长时间没有哭过了,此刻才体会到自己是多么的无助。三年前,丈夫身患绝症离我而去,接下来我又下岗失业,于是只得蹬三轮车去出摊赶夜市。那一年女儿还不到13岁。也正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发现她忽然长大了,开始真正懂得了什么是生活。
第二天上午,女儿做了脑脊液检查,显示正常。医生说住院两三天就可以出院了。当我把这个结果告诉女儿时,她一下子就搂紧了我的脖子,搂的很紧。我们都哭了。
回去后,我偷偷打开了女儿的床头柜,那里果然有一个小布包,里面有13元钱,全是角票。捧着那只小布包,眼泪再一次从我的眼角滑落。
事情已经过了三年多了,现在女儿已经成了一名军医大学的学生,一名准军人。
这些年来,我始终保存着女儿的那只布袋--那是她曾经郑重留给我的“遗产”,我只想永久地将它珍藏。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 17: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单位有只绿乌龟
尹利华
     这天,小王病休在家,突然接到科长电话,需要从他电脑里调用一份资料,要他说下电脑密码。小王马上将密码告诉了科长。
    不料,十分钟后,科长又打来电话,说密码不正确。
    密码怎么可能会不正确呢?小王让科长再输入一次,试试看。科长不耐烦地说,都输入了三次了,不正确就是不正确。下面有密码问题提示,那你告诉我密码提示问题的答案吧。
    由于密码设置时间太长了,小王说,我自己都忘记是什么样的提示问题了。科长提醒他说:密码提示问题是“单位里是我最敬佩的人是谁?”
    小王恍然大悟,在电话这边连声说是的是的。科长接着问答案是什么。
    这下小王想也不想地就说,是科长您啊。
    放下电话后,科长输入了科长两个字,果然正确,这下科长心里可喜滋滋的,特意又给小王挂了个电话,嘱咐他在家好好养病,并且可以申报带薪病假,所有医疗费用,单位一律报销。
    电话那边,小王声音哽咽,表示对科长的关怀感激万分。
    放下电话后,小王一阵雀跃。原来,前几天,小王偶然看到一篇幽默,讲的是关于一个邮箱密码提示问题的故事,读后大受启发,就精心设置了这么一个圈套。他从前天就请病假,早就预料到在自己病假期间,科长一定会打开自己电脑,调一份资料,于是就故意把密码说错,然后引导着科长去看自己设置的提示问题,果然一切都如自己所料。
    带薪病假加上报销一切医疗费用,这个待遇真是太让人高兴了!这样,就有充足的时间去见新介绍得女朋友了。
    小王越想越得意,越想越感觉有趣。为了纪念这次成功,他情不自禁的打开自己的笔记本,把自己的笔记本密码提示问题和答案重新设置了一番。
    下午,小王正打算出去约会新女友,突然门铃声响了,他打开门一看,居然是科长和科里几位同事,他们手里提了大包小包礼物,原来是科长带领大家来探望他来了。
    这可是破天荒。
    科长紧紧握住了小王的手说,小王是位好同志啊,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但对单位所作贡献是大家有目皆睹的。大家都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
    小王感觉无比激动,差点没有泪流满面。急忙将科长和同事们请进了自己的房间。
    科长看了看小王的桌子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兴致大发,对小王说,吆喝,比我还先进啊,都配备上IBM了,我来看看配置怎么样。说着,科长启动了电脑。
    很快,进入输入密码界面。
    吆喝,这电脑一定也有密码问题提示吧。来,小王,看看是啥提示。科长兴致勃勃地说。啊,密码提示问题是单位有只绿乌龟?哈哈,这算哪门子密码提示问题嘛……
    小王听后,却突然脸色大变,急忙上前拉住科长说,科长,您请坐下喝茶。还是我自己来吧。说着,就要输入密码。但科长却觉得好玩,想想自己是小王在单位最敬佩的人,那么谁是他心中的绿乌龟呢?科长想到这里,兴趣来了,推开小王的手,执意要从密码提示答案处进入,逼着小王输入答案。
    小王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黑一阵。同事们也都围上来了,瞪着双双大眼,看小王的答案。
    科长颇有人情味的一挥手说:小王你大胆的输入答案,就当是个玩笑。无论答案是谁,咱们都要保守秘密啊,不然,会得罪人的。
    围在四周的同事们都纷纷点头称是。
    小王就是死活不输入。大家一看小王模样,就更加心痒了,都想看个究竟,有些人甚至暗自揣摩,说不定是自己呢。
    还是科长主意多,他想了一个办法,反正单位人也不多,有名有姓的就那么几十个人,一个一个来试呗。于是,科长自告奋勇首先输入了自己的名字。肯定是密码提示问题答案错误……科长肯定的对大家说,然后轻松地按下回车键。
    不料,随着一阵悠扬的音乐声,电脑开启。
    顿时,愣倒了一片。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 17: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爸爸回来
美人锥
今天小贝很兴奋,只午睡了一会儿,还不到一点就爬起来,催着妈妈去超市买东西。
  女人知道,因为她告诉了儿子,今天爸爸回来。
  小贝欢快地牵着妈妈的手直奔超市。妈妈的手很滑,而爸爸的手很粗糙,却很有力,因为他是警察。小贝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到爸爸了。妈妈说,爸爸调到外地工作了,每个月的一号才能回来一次。小贝一想到爸爸即将回来,脚下就走得特别快。
  走进超市,小贝直奔货架,瓜子、松子、山核桃、巧克力豆,装了大半篮子。女人拎着篮子连声说,够了够了,小贝却仍旧拿了一袋花生:“妈妈,这个爸爸最爱吃了。”女人觉得儿子才4岁,但已经懂事了,知道体贴人了。想到这儿,女人不禁眼圈有些发红。
  娘俩儿刚刚回到家,门铃就呜呜地响。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男人,小贝大叫了一声爸爸,就扑向了男人。男人喜笑颜开,飞快地把小贝抱进怀里,女人也舒展了紧锁的眉头,屋子里瞬间充满了跳动的阳光。
  小贝撕开花花绿绿的包装,掰开壳,取出肉,塞进男人嘴里,男人的瘦腮涨成了胖腮,涨得男人说不出话。男人好容易腾出嘴,马上对着小贝的小脸一阵狂亲。疾风暴雨过后,男人说:“小贝,爸爸带你出去玩,好吗?”小贝欢呼雀跃,一手拉着女人,一手拽着男人,一家人跳着轻快的舞步出了门。
  小贝觉得这个下午过得真快。荡千秋、坐过山车、划船,那么多项目,以至于他实在玩不动了,只能躺在男人的怀里撒娇。男人不恼,摸着小贝滑滑嫩嫩的脸,眉宇之间荡漾着陶醉的幸福。
  晚饭,三人来到麦当劳,小贝又蹦又跳,嘴巴里塞满了男人喂的薯条,小脸沾上奶油都顾不得擦,男人满意地看着小贝,满意地笑,欣慰地笑。
  回家路上,小贝抓着男人的手,贴着男人的腿,不肯离开半步。女人在旁边跟着,嫉妒地笑着,笑得脸上的肌肉有些发酸。她的记忆中:小贝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高兴了。
  到家了,玩累的小贝脱了衣服上了床,拉着男人讲故事。
  男人说,爸爸和叔叔是双胞胎。一次,奶奶给爸爸和叔叔洗澡,洗完了一个,又拉过来……
  “这个爸爸讲过了,换一个,换一个。”小贝抗议了。
  男人就换了一个。
  叔叔上小学时很淘气,经常闯祸,每次被发现,叔叔就往家里跑,找个地方躲起来。人家来告状,挨奶奶揍的往往是爸爸。等揍疼了,爸爸就会哇哇地哭,然后嘟囔着说:“妈妈,打错了。”这时,奶奶就会扔下扫帚,一边揉爸爸的屁股一边说:“大儿子,不怨妈,谁让你们哥俩长这么像呢?”……
  男人不再讲了,小贝已甜甜地进入了梦乡。他把小贝的被角掖严了,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男人走出来,轻轻关严了门。正在擦桌子的女人抬起头来,温柔地递上一杯水,心疼地说:“一晚上还没喝一口水呢!”男人憨憨地笑着,瞥了一眼书架上的照片,低声问道:“抚恤金领了?”女人收敛了笑容,严肃地点点头。
  男人顿了顿,眼睛盯着女人漂亮的脸:“我走了。”
  女人眸子流露出一丝悲伤,似乎还有几分不情愿,但终究没有说出来,只是迎着男人的目光,深深地点点头。
  男人下楼,女人跟在身后。到了楼门口,男人回身站定,女人也停了下来。
  男人哽咽,只说:“回吧。”
  女人的两行热泪涌下脸颊,直落在脚下的泥土上:“他叔,下月一号还能来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2-5-20 21:46 , Processed in 0.07431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