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管季超0712

孝感历代诗词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2 15: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陆
                 北宋·范雍
  安陆号方镇,江边无事州。
  民淳讼词少,务简官政优。
               白兆山
                  北宋·范雍
  车盖聊引步,浮云镇消忧。
  郧川梦泽地,古迹堪询求。
  白兆桃花岩,翰林栖此邱。

    句
       山奇号九嵕,名与雍州同。
  句
  日下涢川暮,烟横梦泽秋。

       范雍(981年-1046年),字伯纯[1]。河南(今河南洛阳)人。羌人称其为大范老子。
  世家太原(今属山西),祖葬河南,故称河南人。真宗咸平初年进士。咸平三年(1000年),补洛阳主簿。历兵部员外郎、户部副使、度支副使、工部郎中、笼图阁待制、陕西转运使。天圣四年(1026年)拜右谏议大夫。明道二年(1033年)罢知陕州[2]。宝元二年(1039年),以资政殿学士、吏部侍郎为振武军节度使。庆历六年(1046年)卒。著有《明道集》三十卷、后集十卷,《弥纶集》十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2 15: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程正揆五言佳句

自同牛马走,长与蠹鱼邻。
入世迂为祟,谋生懒是贫。

睿以读书圣,禅为忍辱师。

闲凭诗债少,愁仗酒兵锋。

五峰堪作老,一谷可名愚。

羲皇为旧主,屈宋作衙官。

焚书平笔冢,坑字逐诗魔。

降心惟拜石,解语只宜花。

“墨庄无瘠户,酒国有勤王。”

天地买新宅,温柔老故乡。

无腰能作吏,有骨不须侯。

我宁行我法,人岂受人怜。

到家仍是客,逢醉便为乡。

身为方外史,客尽醉乡侯。

风兴月为主,人惟天是徒。

世间知己少,林下一人多。(《呈座师》)

藏史簪为笔,传经舌可耕。

五千今老子,七十此门生。

幸有余光借,翻宜白眼看。
应怜秋色好,故向主人飞。(《咏萤》)

意如争日月,态不入炎凉。

先生同水镜,古佛一燃灯。

剖心惟有赤,炙手不成炎。

客兴三秋老,浮生一夜看。

半江南国梦,一夜北风寒。(《送弟子之广文任》)

无双天下士,五百一人师。

久客思时节,余生畏网罗。
送客笑山鬼,留诗敌睡魔。(《自寿》)

残碑撑赤壁,柔橹过黄州。
雨细半江静,云盘万木收。(《江行》)

老人谈旧事,故鬼哭新城。

卿卿谁复我,好好一先生。

杯中惟此物,山外更无人。

水涨舟横渡,雨来云满簑。

有客问奇字,无人记放言。

道心存邃古,世状点云浮。

岁时原有记,人日可无诗。


文章三变局,天地一残灯。(《和人自寿》)

剑冷星双鬓,秋高酒一酤。

肝肠存世道,山水独予私。

世上岂无事,林间赖有人。(《答禅客》)

疏林助明月,响谷达秋声。(《移居》)

醉乡酣竹叶,梦境熟梅花。

笑看辽海鹤,爱食武昌鱼。


 楼主| 发表于 2020-8-12 15: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明•严琏
琏性豪宕,喜读书,为文宏肆,倚马立就。秋闱罢,归舟次,值榷史者,趣之税。问:“所载物?”曰:“一船‘愁’耳!”曰:“‘锄‘亦须税!“涟走笔示以诗云:
献璞归来泛上游,忽闻榷史阻孤舟。
囊中惟有悲秋赋,闻道君王不税愁。
榷史谢焉。
严琏,字别碔,诸生,有《考槃集》《惩羹集》
(抄自《续修四库全书》之1707孝感丁宿章《湖北诗征传略》卷十二•孝感)


 楼主| 发表于 2020-8-12 15: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友人移居
             明•张遗

居市厌市嚣,入山苦山僻。
非山非市间,卜兹五亩宅。
到门水一湾,眠沙鹤一只。
遥望钟阜巅,云霞幻朝夕。
乍见雨脚沉,忽焉晴絮襞。
主人如冥鸿,高举不可弋。
丘壑荡心胸,花竹恣夷怿。
何时载酒过,为君理双屐。

张遗,字瑶星,号浊民,原名鹿征,孝感人,张大可之子。承荫官锦衣卫,重交游,尚节气,明末党祸起,护持东林复社诸君子甚力。明亡后,入栖霞山为道士,自号白云先生,终隐不出。孔尚任《桃花扇》中之张薇,原型实即张遗。著述甚富,流传甚少。有《古镜庵诗内外集》、《玉光剑气集》、《謏闻正续笔》等。

(抄自《湖北历代诗歌选》)



 楼主| 发表于 2020-8-12 15: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潴湖晚眺
                   明•程正隆
平湖落日鳞鳞起,飞篷过影长千咫。
北望山阴峰可数,南山绀碧如浮水。
去舟一一趣山里,远红荡漾生霞绮。
空濛树色有无间,斜倚枯筇想画理。


 楼主| 发表于 2020-8-12 15: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遇
             明•程正隆
悠悠观元始,来往如推毂。
幸我生无才,但坐看逐鹿。
而岂复有心,崎岖走粱肉。
茆屋卧云间,抱影怜幽独。
竹梧不结实,天教凤饥腹。
愿培北海风,宁同鸡鹜宿。

程正隆,字石野,程正揆兄
 楼主| 发表于 2020-8-12 15: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孝邑东北九十里有青山口白云乡,吾庐在焉,风雨二山高十里许,峙列前后,遂颜,曰风雨两山堂。群峰环亘几百里,险僻绝人迹,最近双峰瀑布水,九嵕箬叶涧,其胜览也。
                     程正揆
我有九嵕之故乡,青山为户白云堂。
结庐林麓远人境,风雨二山遥相望。
深潭峻岩无测度,蛟龙虎豹交行藏。
天地昼晦见混沌,峰峦吐月雷龙光。
空明到处千人石,无名花发四时香。
流潺喷雪奔长涧,寺钟飞响越重冈。
牛羊日下归樵牧,父老卒岁皆义皇。
主公行住任真性,无人无我无商量。
读书不解饮不醉,古今上下同荒唐。
两间三界画图里,一声长啸度桑沧。


 楼主| 发表于 2020-8-12 15: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闻张晒石讣追忆分袂淥口
                  明•杨金声
廿年兄弟髩毛催,君下晴川犹壮哉。
别路几回江口醉,相思约略布帆开。
钩天广乐谁为梦,蝴蝶庄生不复来。
欲共故人寒夜语,可能洣水倩龙媒。

此首尚清脱无滞,其一往情深征友道之笃。杨金声,孝感人,万历年间,官茶陵谕,才名藉藉。

(抄自《续修四库全书》之1707孝感丁宿章《湖北诗征传略》卷十二•孝感)


 楼主| 发表于 2020-8-12 15: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松堂集》原作者前明翰林程正揆新考——节选自郭励  《新千年新曹学》


要灭胡适歪证,先破《四松堂集》。《四松堂集》是胡适歪证的气门,是胡适歪证的最后一道防线。破了《四松堂集》,胡适歪证就无险可守,就树倒猢狲散,只剩下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本人经过长期艰苦的寻觅,终于在明清茫茫书海中找到了青溪道人程正揆著《青溪遗稿》一书。《青溪遗稿》进入红学研究的视野,这是一个划时代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起点。《青溪遗稿》和《四松堂集》中关于槐园描写的巨大一致性,意味着《四松堂集》的原作者是前明翰林程正揆。敦诚的堂弟在敦诚死后,将程正揆的佚诗加以改头换面,炮制了一本伪书《四松堂集》。清代的伪书不少,比如乾隆年间的《满州实录》经杨勇军考证就是一部伪书;还有明史案:浙江乌程(今吴兴)南浔镇富户庄廷鑨,因病眼盲,想效仿历史上同为盲人的左丘明,著写一部史书。但又匮于自己所知不多,便去买得前明天启朝大学士朱国祯的明史稿子,说是自己写的。
《青溪遗稿》一书据说三百年来只有钱钟书才研究过,本人很荣幸成为继钱钟书后第二人,也是本人运气好的缘故。
《四松堂集》的漏洞很多:
第一因为称呼不合礼数。曹比敦诚年长那么多,敦诚为何没大没小,理应尊称其为先生。很明显这些诗都是比曹雪芹年龄大,地位高的前辈所写。但凭《四松堂集》中一句:“金虏未灭,何以家为”以及“拐子军残虏气颓,书生叩马不教回。千年遗恨黄龙府,未与诸君痛饮来 ”便可初步认定这些文章都不是满人所写。
第二、八旗宗谱记载敦敏死于乾隆37年,所以《四松堂集》中敦敏为敦诚所作的传,是别人所写,所以《四松堂集》是有人拼凑而成。见吴恩裕1958年文章,本人的红学都是在吴恩裕研究的基础之上吗。
第三、槐园在山间,不在北京太平湖。“西岭云山秋濶落”为证。
第四、槐园主人不是子明兄,是另外的人,是朱圆之。
第五、敦诚在喜峰口是1757年,而甲戌本是在1754年,所以敦诚不可能叫曹雪芹去黄叶村著书,因为那时书早已写完,四评过了。
第五、既然永忠、墨香都不认识曹雪芹,那么墨香的堂侄二敦自然也不认识曹雪芹。
第六、《四松堂集》和脂批之间的矛盾,导致了曹雪芹的死期有二说,这是不可能的;曹雪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死两次,这不是聊斋故事。
第七、二敦和脂砚斋集团老死不相往来,这也是不可能的。
第八、曹雪芹从西山走到太平湖,不可能是早上到的,起码也要是中午到。
第九、刘大观的序有问题,1792年是刘大观正在南方丁忧,不可能在京城中写序。
第十、就是胡适当年发现的《四松堂集》中对子明的称呼一会儿是兄,一会儿是先生;这说明是别人说伪。
第十一、《四松堂集》中讲曹雪芹曾随先祖在南京,这和史实不符。曹寅在南京时,其孙还没有生出来。
第十二、《四松堂集》在编写上不符合一般诗集先乐府诗,再五言,再七言的规律,是随意拼凑而成的,非常的偷工减料,是伪本。
为何《四松堂集》中提到槐园必谈喝酒呢?原来槐园是程正揆等人喝酒的地方。
青溪道人程正揆文章《醉槐园集序》中道:醉槐主人者何?通山郡王圆之是也。圆之有园,园有楼,楼有槐,槐高百许尺,势欲参云霄间,益数百年物。
青溪道人程正揆诗《宴通山第雨楼饯春》云:客也醉乡侯,主人访外使。大斗问青天,阴晴何事邀。可见四松堂集中的槐园主人就是通山郡王圆之。
程正揆是董其昌的大弟子,曹溶是程正揆的师弟,所以程正揆直呼曹溶的名号,不加尊称。王士祯《蚕尾集》中云:唐宋元明以来,士大夫诗画兼者,代不数人,清溪先生晚出,两俱擅长,诗与画皆登逸品。
后人陈传席云:程侍郎画冰肌玉骨,如董其昌书法。
程正揆诗云:野水夜添青草岸,夏云晴卷月波楼。临阜帘下花如锦,邻女梳妆插满头。
这月波楼就是曹溶老家的烟雨楼,可见程正揆和曹溶交往。
曹溶早年到湖北当武昌学政,和程正揆来往密切。二人都是前明翰林,后来都降了清,一个当户部侍郎,一个当工部侍郎。
柳如是《戊寅草》有《送曹洁躬奉使之楚藩》...
其 一
纷纷玄意领群姿,寂寞遥闻向楚时。文学方须重邺下,乘传今更属龙池。
澄江历乱吴云没,洛浦皋烟帝子悲。不是君才多壮敏,三湘形势有谁知?
其 二
扬舲历历大江阴,极目湘南才子临。楚水月明人澹黯,吴川枫动玉萧森。
因看淮幕风云壮,未觉襄郧烽火深。顾吾相逢增意气,如今无事只遥吟。
程正揆诗《通山郡王圆之招饮分韵乃得》
未许山家漾酒帘,侯门夜饮书厌厌。
谈心风雅多牙慧,解语云霞出指间。

拳楼画影合山尖,登高应得飞琼子。

排闼来青山,山有旧春致。
佳人感物华,织手双挥泪。
不及巫山云,年年飞十二。

楼高铴客心,山远供全眺。
座上无三峰,眼前得二妙。
印杯万事非,回首青山一。
这些诗和四松堂集中有关槐园的诗都说明了槐园在山间和不是在京城中。

《四松堂集》中诗云:梅花香染道人衣。这说明原作者是个道士。
青溪道人程正揆诗云:终日骑马踏尘寰,都道青溪不肯闲。非不惮烦爱东位,只图早起看西山。此诗和《四松堂集》中诗合。
敦敏所谓四松堂“绕屋甃石为池,引山上井泉成瀑布,白练横空,飞挂帘前”,则城中宅院有此“山上井泉”否?
【夜宿槐园伯兄子明宅步月】 原为程青溪诗:《夜宿槐园步月》
砧杵千家月一钩,酒人连裾坐林邱。
青衫露重凉如雨,黄叶风高醉倚楼。
西岭云山秋濶落,南园草树晚萧飕。
持杯更向长空酹,未许飞霜点黑头。

酒人连裾坐林邱,敦敏开酒店吗?“伯兄子明宅”是后加的,是作伪;原为程青溪诗:《夜宿槐园步月》,是写程青溪在通山槐园中喝酒。程青溪有《醉槐园诗文集序》。“西岭云山秋濶落”说明槐园在山间不在城中。
程青溪文章中所讲的通山郡王圆之便是槐园主人,《佩刀质酒歌》小序说,一个秋天他在槐园遇到曹雪芹,当时风雨交加,寒气*人,槐园的主人当时还没出来,曹雪芹却已经渴酒如狂了,于是他就解下自己的佩刀去换酒,曹雪芹大为高兴,作了首长诗来谢他,他则作了这首诗来应答。这把宝刀在程青溪的诗中也找的到出处。如果槐园的主人是敦敏,那么序中的主人又是谁。是敦诚的弟弟为何要质刀。哥哥把刀质给弟弟?荒唐!所以槐园主人另有其人。
《佩刀质酒歌》
秋晓遇雪芹于槐园,风雨淋涔,朝寒袭袂。时主人未
出,雪芹酒渴如狂。余因解佩刀沽酒而饮之。雪芹欢甚,
作长歌以谢余,余亦作此答之。

我闻贺鉴湖, 不惜金龟掷酒垆。
又闻阮遥集, 直卸金貂作鲸吸。
嗟余本非二子狂,腰间更无黄金珰。
秋气酿寒风雨恶, 满园榆柳飞苍黄。
主人未出童子睡, 斝干瓮涩何可当?
相逢况是淳于辈,一石差可温枯肠。
身外长物亦何有?鸾刀昨夜磨秋霜。
且酤满眼作软饱, 谁暇齐鬲分低昂。
元忠两褥何妨质一,孙济縕袍须先偿二。
我今此刀空作佩, 岂是吕虔遗王祥三?
欲耕不能买犍犊四,杀贼何能临边疆?
未若一斗复一斗, 令此肝肺生角芒五。
曹子大笑称快哉! 击石作歌声琅琅。
知君诗胆昔如铁, 堪与刀颖交寒光六。
我有古剑尚在匣, 一条秋水苍波凉。
君才抑塞倘欲拔, 不妨斫地歌王郎七。

通山郡王圆之是朱圆之,是曹溶奉使之楚藩封的。朱圆之便是槐园之主。1958年11月通山与崇阳、通城合并为崇阳县,1959年3月恢复通山县。1959年11月属武汉市,1962年5月复属孝感专区。程青溪是孝感人。
古槐还在,12月10日下午5时22分,咸宁市通山县消防中队接到报警称:楠林镇大坪村3组一棵有着五百年树龄的古槐起火。接警后,中队立即调派一台水罐车和7名消防官兵前往扑救。
有史书上说明末的皇室宗蕃有十余万(沉思录)。
在王朝初期,宗藩制度设置之时,没料到亲王和其他食禄皇族的人数膨胀,也没料到他们的供养成为国家岁入的一种损耗,1553年所支付的宗藩禄廪是岁供北京的两倍。这时他们的总数超过二万三千人,到万历晚期超过八万,而且政府绝对不可能像先前供给他们了。尽管某些亲王郡王的领地在继续增加,其他皇族的禄米却在被削减与放缓,爵位低的因此穷困。1550年宗室中无爵者被许可自谋生路,1606年郡王以下可参加科举,取中者总是到诸省担任较低职位,不得到首都做官。”————司徒琳《南明史》引言
所以通山郡王圆之在槐园开了一个酒楼,程青溪和曹雪芹去喝酒都要掏钱。
秦淮风月,曹寅孙子没经历过,曹溶经历过。
赠芹圃
碧水青山曲径遐,薜萝门巷足烟霞。寻诗人去留僧舍,卖画钱来付酒家。
燕市哭歌悲遇合,秦淮风月忆繁华。新愁旧恨知多少,一醉酕醄白眼斜。
曹溶词:
祝英台近
凤凰山,乌鹊渡,锦缆逗寒浦。抱膝空林,世事几烟雨。羡他漉酒先生,萧萧三径,把江左、黄花留住。
那堪觑。昨日燕市悲歌,霜髭镜中数。残漏荒鸡,耿耿十年语。漫嫌愁向春深,春光好处,便策取、紫骝前去。

程正揆诗:芹圃曹君霑别来已一载馀矣,偶过明君琳养石轩,隔院闻高谈声,疑是曹君,急就相访,惊喜意外!因呼酒话旧事,感成长句。
可知野鹤在鸡群,隔院惊呼意倍殷。雅识我惭褚太傅,高谈君是孟参军。
秦淮旧梦人犹在,燕市悲歌酒易醺。忽漫相逢频把袂,年来聚散感浮云。

曹溶《沁园春》词云:“汝说刘伶,古今达者,醉后何妨死便埋。”和甲申挽诗有点类似。
〈挽曹雪芹二首〉
四十萧然太瘦生,晓风昨日拂铭旌。肠回故垄孤儿(按:孤儿指无父之人,故此孤儿并非殇子,而是子殇后紧急补种而新怀的遗腹子)泣(前数月,伊子殇,因感伤成疾),泪迸荒天寡妇声。
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故人欲有生刍吊,何处招魂赋楚蘅?
开箧犹存冰雪文,故交零落散如云。三年下第曾怜我,一病无医竟负君。
邺下才人应有恨,山阳残笛不堪闻。他时瘦马西州路,宿草寒烟对落曛。
〈挽曹雪芹(甲申)(改稿)〉
此诗是吊崇祯的。甲申年是指甲申之变。
东湖樵夫
欲托山樵可隐名,旧君新诏太无情。
首阳薇蕨都污浊,只有东湖水尚清。
东湖就是武昌东湖,敦诚到过武昌吗?木有。

山月对酒,有怀子明先生
竹谷西边涧水东,一筇随意到花宫。
四更寒吐秋山月,万壑涛生黄叶风。
遥岭钟沉孤塔外,残灯人语夜厨中。
定知清梦迷烟树,湖上南园听雁鸿。
胡适问:为何是先生?




让我来回答胡适之问?因为古时作伪者有一行规:为了避免千秋骂名,古时的作伪者在做伪时故意留下破绽,以便后人有迹可循;倘若后人鉴别不出破绽的话,责任便不在做伪者身上了。谁让你们鉴别不出来,自己笨,别怪前人没提醒。《四松堂集》中对子明的称呼一会儿是兄,一会儿是先生,便是作伪者故意留下的破绽。



程正揆诗《通山郡王圆之招饮分韵乃得监字四首》

秃笔犹堪一醉沾,大言惊世可炎炎。

王公自带翩翩气,客子能歌昔昔监。

片石灵心穿月窟,拳楼画影合山尖。

登高应得飞琼子,天半虚声微翠薕。



未许山家漾酒帘,侯门夜饮书厌厌。

谈心风雅多牙慧,解语云霞出指尖。

山爵从君分麦薛,逃多无帝举鱼监。

宁辞百斗酬佳句,燃断骚人数寸髯。


 楼主| 发表于 2020-8-12 15: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1-12-8 14:00 , Processed in 0.06883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