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93|回复: 0

管季超:在母亲灵堂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4 05:3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管季超:在母亲灵堂前~














[size=0.36]
[size=0.36]▶️管季超注:今日在手机“收藏”功能区翻出母亲辞世时在手机屏上写的3篇日记,汇为一篇,收存。为存真,未作任何改动。










[size=0.36]
[size=0.36]▶️管季超:守灵日记






[size=0.36]
[size=0.36]母亲永在儿心里
[size=0.36]一一2017/10/30,永别母亲
[size=0.36]~~~~~~~~~~~
[size=0.36]母亲今天上午9时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停止了呼吸。
[size=0.36]大哥二哥昨夜守候在母亲的病床前整整一晚,大哥今天早上打电话来说:母亲病危,快来!也许能赶上见最后一面。
[size=0.36]急打的车行至中途,大哥电话又至:母亲已停止呼吸。
[size=0.36]赶到东西湖吴家山大哥家,灵堂已设好。看到母亲的遗像,痛彻心肺的悲痛再也抑制不住。
[size=0.36]白天一整天在灵堂迎候前来吊丧的亲朋,隐痛一直在周身游走,竟至腰不能伸。
[size=0.36]我昨日正准备到武汉中心医院去探望病母,没想到还是没有见上最后一面。
[size=0.36]此时,已是10月31日凌晨了,我在母亲的灵堂前枯坐,回想起五十四年来母亲予我的恩泽,往事历历如在目前。
[size=0.36]在母亲的四个子女中,我依随在母亲的身边最长。大哥二哥姐姐都是初中没有读完或刚毕业就集体下放农村当知青了。我是从小学一年级直到高中毕业一直在母亲身边,有一年还是在母亲任教的班里念书。我参加工作一二年后,又从武汉调回孝感,一直和母亲住在一起。俗谚说:乡里老,痛的小。母亲对我这个小儿子确实是给予了比我的兄长姐姐们更多的爱。
[size=0.36]我读小学时,我们家6口人分住在三处:父亲在孝感城工作,是县总工会的普通干部,住北正街工会院。我随在农村学校当公办教师的母亲在农村小学念书。两个哥哥和我姐按当时的所谓"政策"下放老家当回乡知青,最初是分住在管氏族人家中,年余才做了三间平房。
[size=0.36]记得那年我随母亲在毛陈龙宫庙小学念书,母亲记挂她的另外三个孩子,于是每个周末下班之后,带着我在月光下步行一二十里路,到我哥哥姐姐住的地方去看他们。
[size=0.36]四十几年过去了,我还时时回想起那个画面:母亲牵着我的手,把两只塑料凉鞋系在一起,光着脚走在河堤的沙里。
[size=0.36]我读小学的时候,正值(文革)末期,生活困难。但,母亲经常单为我蒸上一个鸡蛋。
[size=0.36]周末去看哥哥姐姐时,手里拎的是煤油或肥皂/米面。
[size=0.36]等到大哥的女儿和儿子出生了,母亲又帮着我哥嫂照料他们。
[size=0.36]我父亲患冠心病,五十出头就病倒了。母亲提前离职,十年如一日照料病床上的我父亲。
[size=0.36]等到送走了父亲,母亲的年龄也大了,各种病痛也来了。
[size=0.36]母亲这一生,真正轻松快乐的时日似乎并不太多,她工作的那个年代带给她痛苦,她承担的家庭责任让她备尝艰辛,她晚年呻吟床塌的病痛使她不能尽情享受夕阳的美好。
[size=0.36]母亲辞世时,体重也许不足六十斤了。难以想象,我枯干瘦小的母亲在她九十三年的漫漫人生里,承受了那么多的重担那么多的磨难!!
[size=0.36]母亲是在把自已的乳汁喂养给了我们四个儿女,把自已的全部心血献给了她忠诚的教育事业之后,遗下一具枯干的皮囊,圣洁高贵的灵魂飞升到了天国。
[size=0.36]母亲永远都会在儿的心里,永远!
[size=0.36]远在天国的我的母亲,也一定仍在记挂着她的儿她的女她的孙辈她的亲人。母亲会用全力护佑她爱的亲人。
[size=0.36]母亲早年在汉口教会女子中学念书,后来又读师范,她是她那个年代里的为数不多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
[size=0.36]母亲1947年参加教育工作,几十年来勤勤恳恳工作在农村中小学。先后在肖港中心小学/祝站中心小学/三汊诸赵小学/毛陈蕉湖小学/毛陈龙宫庙小学/东山头中学任教。在打成(右派)之后,仍然忠诚于教育事业。
[size=0.36]母亲没有担任过重要的领导岗位,没有发表过学术著述,也没有大富大贵的弟子,但每工作一所学校,总是学校里最受人敬重的老师,总是附近的村民最信任的老师,许多农家子弟因得她的培养而改变了人生命运,获得了更好地发展的可能性。
[size=0.36]有一年,与当时的县级孝感市文化馆馆长胡仕华碰到了一起,胡馆长说:管老师,你母亲夏老师的一次家访改变了我的人生啊!
[size=0.36]原来,胡仕华的父母早逝,跟着兄嫂在一起生活。也许是因为调皮,或者是生活困难,于是兄嫂带信来说,准备不让小仕华读书了。
[size=0.36]我母亲一听,马上到胡仕华同学家家访,劝他兄嫂继续让小弟念书。
[size=0.36]胡仕华后来当了兵,转业后任过三汊镇党委宣传委员,后又任县级孝感市文化馆馆长/市文联副主席兼市作协主席。
[size=0.36]胡仕华先生的著作《百年家史》是记叙他的家庭历史的一部书,他在其中郑重地写上了读几年级时夏伟老师是班主任/语文老师。
[size=0.36]又有一年,我到三汊镇搞教研活动,诸赵小学一位李姓女教师一位年约五十出头的老大姐主动找到我说:我是你母亲的学生啊!
[size=0.36]这位大姐的女儿在三汊镇中担任音乐教师,她每次见到我,都会代表妈妈问询我母亲的近况。
[size=0.36]前二三年,有几位七十岁出头的老人辗转打听到我的地址电话,来电打听我母亲现住何处,他们想结伴来看我母亲。
[size=0.36]我在汉读书时,母亲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写信来,嘱我好好学习。母亲说:要当老师,不先自己把书读好怎么行呢?
[size=0.36]在得知我们男生宿舍有好些男生同处一室后,母亲用黑线在我的一条白色短裤上绣上了一个小小的(超)字。母亲说:我不是担心你的短裤被人拿走,而是担心你大大咧咧拿错了別人的短裤,而引发误解。你将来是要当老师的人,为师之人首重师德。
[size=0.36]我参加教育工作之后,母亲嘱咐我最多的几句话是:別人家长把自己的孩子交到你手上,你要像对待自己的弟弟妹妹儿子姑娘一样用心教哇。当老师要廉洁,不要收家长任何礼物啊。你脾气急,要对学生尽量温和亲切些。
[size=0.36]我参加教育工作三十余年来,从来未曾懈怠,一直刻苦自学!我住东门中学前宿舍楼时,我家的台灯总是与住在后一栋房的曾任书院中学校长刘国平兄家的交相辉映,熄灯最晚。
[size=0.36]我在东门中学工作时,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所带班级每个学期都被评为(先进班级)。因为我谨遵母亲的教诲,一直勤勉工作。
[size=0.36]我在东中任教期间,从来不接受家长的礼物!每年暑假家访几十个孩子家,从未在任何一家吃过一餐饭!
[size=0.36]当然,我也像我的母亲一样,有一把响当当的硬骨头,从来没有过靠取媚于上司来获得本不应得到的利益!在学校当老师如此!奉调教育局工作仍是如此!我会用一通宵不睡觉来完成局长们交办的写作任务,从未趁着夜色敲领导家门去套近乎拉关系!
[size=0.36]我和我的两个兄长一个姐姐在不仰仗外力庇佑不卑躬曲膝求人全靠自己出力流汗坦坦荡荡立于天地之间这一点上,是从未给我的母亲丢脸的!母亲也在这方面一直以我们为骄傲!
[size=0.36]母亲年轻时,有一些急燥。我也一直性子比较急。
[size=0.36]母亲到晚年了,会越来越爱唠叨。有时到大哥家看母亲,母亲会一次次重复说同样的一些话。我常常不耐烦听,觉得说的全是没用的话。母亲说:你要认认真真做好本职工作啊。
[size=0.36]母亲今天离我们远行了。我再也听不到母亲的唠叨了。
[size=0.36]母亲一生清苦。直到1976年,我父母的全部家当只有一张双人床,一张写字台,几把椅子,两口皮箱。
[size=0.36]近些年,哥哥姐姐给母亲买过些衣服,家里添置了些家具,如此而已。
[size=0.36]前些时,我清理了一下母亲留在孝感的一堆旧衣物,大部分都丢掉了。母亲的照片,母亲晚年看古诗时随手抄诗句的小本本,母亲的同事在她做八十大寿时赠给她的一个书法挂轴,我都小心地收藏起来。
[size=0.36]还发现了十余年前母亲与安陆农村一个农家贫苦孩子几年的来往信件。那个孩子考上大学了,没钱上学,母亲从报上获知,寄给这素不相识的农家孩子几笔钱,这孩子写信向母亲致謝,母亲又去信,嘱那孩子要好生学习,还要节约用钱。母亲在信末说:我的离休工资也不太高,但一定会供你念完大学。
[size=0.36]这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我从来没有听母亲谈起过。
[size=0.36]我准备珍藏起来的母亲的遗物只有小半抽屉。我以为,这一小叠她无意之间留下来的薄薄的几张纸,是最珍贵的,她是我平凡而伟大的母亲高尚人格的印证。
[size=0.36]妈:您的幺儿我今夜守候在您的灵堂,边回忆您的一生并在手机上写下想与您说的话。
[size=0.36]妈:您操劳了一生,安息吧。
[size=0.36]后天,我们会送您去和父亲合葬在一起。
[size=0.36]妈:您想您的儿孙了,就托梦给我们。
[size=0.36]管季超。2017/10/30-31于母亲灵前。
[size=0.36]………………………………










[size=0.36]
[size=0.36]▶️管季超:治丧日记






[size=0.36]
[size=0.36]=治。丧。日。记=

[size=0.36]》2017/10/30
[size=0.36]~~~~~~~~~~~~
[size=0.36]上午九时,因长期病重心力衰竭,母亲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辞世。
[size=0.36]上午十一时,大哥二哥等亲人护送母亲遗体至孝感市殡仪馆。
[size=0.36]母亲的灵堂设在东西湖大哥家客厅。
[size=0.36]管季超于上午9点打电话告知孝南区教科所现任领导我母亲辞世。
[size=0.36]母亲是1947年起从事教育工作的离休干部,属老干局管理,在民政局领工资。管季超向区老干局办公室主任易柳柳同志报信,向区民政局人事教育股黄蔚主任报信。
[size=0.36]从上午至下午,黄蔚主任打来四次电话,询问我们家属准备如何办理母亲的丧事?称老干局和民政局两局领导重视离休老同志的喪葬事宜,将派代表来吴家山灵堂致悼。
[size=0.36]管季超每次接电话,均对两局领导的关怀表示感谢,并明确表示:母亲一生不爱添人麻烦,丧事拟一切从简,不必派员来吴家山致悼,俟遗体告別式在孝感殡仪馆举行时,麻烦两局派员代表国家向忠诚教育事业凡四十年的老教师致祭。
[size=0.36]》2017/10/30.下午,大哥/二哥/姐姐单位领导及大哥的同事朋友陆续来灵堂致悼。
[size=0.36]大哥管业超己退休七年,退休前系小学校长,后又任场党办主任,退休后又在区老龄大学兼任班主任,故大哥的同事朋友甚好。
[size=0.36]二哥退休前为江汉大学教授、招办主任,又任过多年学院院长,同事朋友自武汉市区赶至吴家山致悼。
[size=0.36]姐夫代表姐姐接待了闻讯赶来致悼的姐姐单位的领导和她的部分同学。
[size=0.36]管季超武汉的同学童锦群/陈用明/孔凡勇等十余位学兄到灵堂致悼。
[size=0.36]》2017/10/30夜,依传统丧俗,管季超整夜守候在灵堂。
[size=0.36]在母亲的遗像前,在静夜中,季超回想起五十四年依随母亲身边的一件件往事,在悲泪中用手机写了一篇忆母文,时间约从前一夜至次日(31日)凌晨两点。
[size=0.36]成文之后即发至我自设的两个微信群/及少数几位相熟的朋友。
[size=0.36]》2017/10/31.
[size=0.36]上午,管夏两系的亲戚们陆续从各地赶至灵堂致悼。
[size=0.36]母亲的弟弟妹妹们,我的表弟们等。
[size=0.36]陆续又有大哥的同事/朋友及我侄女管敏我侄儿管志刚的同事朋友来灵堂致悼。
[size=0.36]2017/10/31上午,孝感市槐荫书画院院长郑谷顺来电,称要来吴家山致悼。约十一时半,郑与墨道书法院陆舍无及书法家高汉斌等书画界朋友驾车从孝感来吴家山灵堂烧香祭拜。
[size=0.36]2017/10/31夜。我子管致远在灵堂守护。
[size=0.36]2017/10/31.夜。长兄管业超安排众亲人在宾馆住宿,嘱明日早起,遵传统丧俗,一定要在中午十二点之前将我母的骨灰下葬于东西湖新墓园。
[size=0.36]2017/10/31晨五时,众亲友即至大哥家楼下礼棚,集体进餐,分乘十二辆车,开往孝感市殡仪馆。
[size=0.36]》管季超同学(原东西湖区档案局局长/现区人大领导)童锦群学兄驾车载我及三位亲戚前往,一路顺畅,不到一小时即达孝感市殡仪馆。
[size=0.36]》2017/10/31.早上七时许,孝南区老干局两位领导/孝南区民政局彭副局长及管季超老同事、教育局同事鲁双清兄舒冬平兄及单位现任主任等己到殡仪馆遗体告別厅前等候。
[size=0.36]我兄管业超代表全体家属感谢两个局的领导为我母亲送行!
[size=0.36]约八时许,在沉痛的哀乐声中,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母亲生前友好/至爱亲朋及子女单位代表,管氏宗亲,夏氏至亲,区老干局领导区民政局领导等近300人缓缓步入遗体告別厅,向躺在鲜花丛中的母亲遗体告别。
[size=0.36]我长兄率母亲的三子一女/四孙/三重孙向遗体跪拜。
[size=0.36]》2017/11/1。上午十时许,送葬车队十二辆车均到达东西湖新墓园,将母亲的骨灰盒放入合葬墓穴,与我父亲合葬。
[size=0.36]长兄率母亲的子女孙重孙跪拜后,离开墓园。
[size=0.36]》2817/11/1.午
[size=0.36]于吴家山管氏族人所开酒店设度礼谢参加遗体告别式的全体亲友。










[size=0.36]
[size=0.36]▶️管季超:我家百年简史






[size=0.36]
[size=0.36]我家百年家史,是近代中国史的一个缩影(草稿)

[size=0.36]=管季超。2017/11/3晨起匆匆草拟
[size=0.36]~~~~~~~~~~~~
[size=0.36]我的祖籍地,是毛陈镇启安村。
[size=0.36]族公管用和先生曾有一組诗文描述管氏族人聚居地的人情风光。
[size=0.36]我的祖父管新藩,是辛亥革命首义老人,时任新军三十一标标统,大约相当于团长(水师舰长,当时叫管带)。
[size=0.36]辛亥革命成功,清朝政府倾覆,祖父即解甲回归故里。
[size=0.36]三汊埠镇街上和孝感城解放街与汤放街交汇处现银行址,即我祖父开的大药房的旧址。
[size=0.36]祖父退役时,国民政府曾授勋章/宝刀。中共建政之初,也曾以(辛亥革命老人)予以嘉奖。
[size=0.36]我没有见过祖父,存有他的黑白照片。祖父神似俄國革命家列宁先生,但比列宁多一份英武之气。
[size=0.36]祖父育有四子二女。
[size=0.36]长子从医,系乡村医生。
[size=0.36]次子抗日时赴大后方重庆读书,后从教。曾任孝感县三汊四中教导主任/孝感县花园二中副校长/安陆县一中副校长。
[size=0.36]三子即我父亲管幼藩,抗战时在礼山抗日中学(现大悟)念书。抗战胜利后加入蒋经国先生的(青年军),乘军舰到过光复之后的台湾基隆港。
[size=0.36]后读师范,与我母亲同班。
[size=0.36]因(家庭成分不好),又效力过国民党军,解放以后被打为(历史反革命),关过(牛棚),一生受压,生活困顿,才华不得施展!
[size=0.36]祖父的第四子我幺叔,十多岁即被家中送到沙市学徒。后参加(南下)的林彪四野大军,当勤务兵/司号员/卫生员。部队数次送他上军医大进修学习。
[size=0.36]二十出头,即牵头成立(广州军区总医院门诊部),任该部主任。习仲勋先生兼任广州军区第一政委时,曾为习仲勋先生及夫人齐心女士作医疗保健工作。
[size=0.36]幺叔以正师职转业,婶娘以正团职转业,离休后住(广州军区司令部休干所),生活条件优裕,未遭受过我父亲那样的政治迫害。
[size=0.36]大姑妈年长我父亲十余岁,小姑妈比幺叔大一点儿。两位姑妈都在武汉市内。
[size=0.36]》我的外公家,是一个破落地主家庭。
[size=0.36]外公娶妻,即我亲外婆,生有四女,均送入家塾念书。
[size=0.36]我母亲在1946/2.----1948/7. 在武汉市立二女中端本女中初中毕业,1951/1---1951/7.又入孝感师范速成班学习。
[size=0.36]母亲说:旧社会重男轻女,女孩子很少有人受完整的教育,但外公让所有的孩子都念书。
[size=0.36]母亲在(二女中)时所学英语课本,系英国原版,老师也是英国人,这是一所教会学校。
[size=0.36]题外话一句:现在的孝感市中心医院,其前身也是英国人办的教会慈善医院。
[size=0.36]母亲在1957年(反右)运动中被划为(右派)。课照上,工资照拿,但有了一顶(右派)的帽子,是政治上遭受歧视的标志。
[size=0.36]我小时候与小伙伴打架,小伙伴就会说:你妈妈是右派是右派是右派,仿佛一这样说,就让你受到了某种惩罚。
[size=0.36]》中共建政之后,我父亲是孝感县总工会普通干部。
[size=0.36]当时的工会领导,多为半文盲状态的来自(老解放区)的民兵队长之类,父亲在他们领导下担任工人业余夜校教员。
[size=0.36]我高中同学刘建平的父亲和我父亲年龄差不多,即系这种工人夜校学员。
[size=0.36]》我父母育有三子一女。
[size=0.36]我长兄管业超,生于五十年代初,年长我十二岁,是标准的(老三届)。文革串连步行到过韶山,学农插过秧,学徒当过裁缝,当民兵扛过枪。
[size=0.36]八十年代初进入教师进修班学习,然后任小'学数学教师/教研组长/校工会主席/校长,农场党办主任。现己退休。
[size=0.36]大哥大嫂育有一女一子。
[size=0.36]其女及女婿均为东西湖区优秀的高中音乐教师。他们育一女。
[size=0.36]其子为某外资企业(设备经理),儿媳同在一厂。他们育有一女,放开(二胎)后,又生一女,两个孩子年龄差距有十三四岁。
[size=0.36]》我二哥天资聪慧,远超同辈人。
[size=0.36]二哥在原书院中学(后湖书院街处)前身之(书院小学)念小学,沈亚生老师是他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时隔几十年,沈亚生老师仍对我说:你二哥是我教过的最聪明又调皮可爰的学生。
[size=0.36]二哥领到了初中课本但未上初中,就和大哥/我姐一起,被(下放回原籍),当农民去了。
[size=0.36]》我姐姐到农村之后,接着读完了初中。后来当过小学音乐教师。
[size=0.36]》1977年,姐姐在二哥的辅导下,考上了(武汉市财贸干部学校)。
[size=0.36]这是一所中专,与空军雷达学校是对门,在赵家条。
[size=0.36]1978年,只读过小学的二哥在妈妈的支持下,准备参加高考。
[size=0.36]管姓族人中与二哥年龄相仿者,都不相信二哥能考上。有的说:小超要考上了大学,我倒着爬。有的说:小超要是考上了,剁我的膀子。
[size=0.36]二哥用了差不多一半的时间复习数学,临上考场时,觉得没把握,干脆弃考数学,专心去考其它科。最后总分刚过线,但(历史)一科甚突出,被录入(华师历史系)。毕业后任过武汉教院政史系主任,退休前系江汉大学教授/校招办主任。
[size=0.36]》我在家中排行老末,育有一子。
[size=0.36]》我父母生活的那个年代,家家的家庭境况差不多,没有多少私有财产。
[size=0.36]直至1979年,我父母只有一床一桌几张椅子两口皮箱。再晚几年,才分得一间约60平米的福利房。
[size=0.36]》我大哥的女儿女婿,有车有房。
[size=0.36]》二哥的女儿,有车有房。
[size=0.36]》姐姐的女儿,高中毕业之后即赴新西兰读书,毕业后分至(新西兰国家税务局)。我外甥女和外甥女婿多年前己拿到(新西兰绿卡),自已建了数百平米的小楼。
[size=0.36]我在照片上看到,如同日本皇宫,富丽堂煌。
[size=0.36]》总的来说,我们这个大家庭和各自的小家庭,都衣食无忧,生活幸福。
[size=0.36]》与物质生活的改变同步的,是政治生活的平顺祥和。
[size=0.36]我们的下一辈,不会再遭受我父母那样的政治迫害了!
[size=0.36]》这个时代,給有梦想有才华的人提供了广阔的舞台。
[size=0.36]祈福我国家,国泰民安!
[size=0.36]祝愿我管氏一脉,吉祥如意,耀祖光宗!
[size=0.36]2017/11/3正午
[size=0.36]


















[size=0.36]
[size=0.36]▶️~中外画家母爱题材美术作品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2-11-27 23:35 , Processed in 0.13156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