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8|回复: 0

王金桥:错过苕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9 19: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错过苕溪

     苕溪离我很远,一直不曾去过。米芾离我也很远,时空阻隔了我们直接交往的可能。
    我是认识米芾,才知晓有个地方叫苕溪。认识米芾,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爱好。现在算来,也差不多有20年了。他是名垂千古的大书法家,我是千年之后的普通书法爱好者。当然得感谢这份爱好,让我能穿越时空,感受心仪古人的率真性情,欣赏其笔走龙蛇的绝世墨迹,体会其对友情的至真笃诚。
    认识米芾,又得从苕溪说起,确切地说,应该是《苕溪诗卷》。依稀记起,15岁那年,我到安庆上学,在一条古老的文化街购得此帖,只觉帖中字字跳跃,气息连贯,养眼耐读,却不知其所云。后读介绍,再熟米芾,才知帖中所书为其描写游览苕溪时所见迤逦秀丽景色的六首自作诗,以赠湖州太守林子中。犹豫良久,实难割舍,且作文抄公全卷引录:
    将之苕溪,戏作呈诸友。襄阳漫仕黻。松竹留因夏,溪山去为秋。久赓白雪咏,更度采菱讴。缕会(此字误书旁注卜乃点去符号)玉鲈堆案,团金橘满洲。水宫无限景,载与谢公游。半岁依修竹,三时看好花。懒倾惠泉酒,点尽壑源茶。主席多同好,群峰伴不哗。朝来还蠹简,便起故巢嗟。余居半岁,诸公载酒不辍。而余以疾,每约置膳清话而已,复借书刘、李,周三姓。好懒难辞友,知穷岂念通。贫非理生拙,病觉养心功。小圃能留客,青冥不厌鸿。秋帆寻贺老,载酒过江东。仕倦成流落,游频惯转蓬。热来随意住,凉至逐缘东。入境亲疏集,他乡彼此同。暖衣兼食饱,但觉愧梁鸿。旅食缘交驻,浮家为兴来。句留荆水话,襟向卞峰开。过剡如寻戴,游梁定赋枚。渔歌堪画处,又有鲁公陪。密友从春拆,红薇过夏荣。团枝殊自得,顾我若含情。漫有兰随色,宁无石对声。却怜皎皎月,依旧满舡行。元祐戊辰八月八日作。
    景美,诗美,字美,情美,38岁的米芾应该也很美。诸多美的元素铸就文化大美。从此,苕溪的诱惑,于我与日俱增;《苕溪诗卷》的分量,在我心中愈来愈重。渴望有一天,邀三五知己,驾一叶扁舟,寻觅公元1088年的那段文踪雅迹,以悦性情,或奢得诗文三五句:
八面玲珑意乖张,淋漓酣畅味深长。
两晋书风谁能比,千古还闻米字香。
    渴望终究是渴望,苕溪似乎离我越来越远,就像米芾离我越来越远。多少夜晚,我妄想能用自己的笔墨将他留住,留在毫尖,留在纸上。然《苕溪诗卷》的自然率真,痛快淋漓,变化有致,逸趣盎然,我的笔墨行走总是难以企及。也许是我心情太急切,也许是我一时难以得法,每每让其掩卷而去,只留给我满桌迷惘和一地思考。吴其贞在《书画记》中如是评此帖:“运笔潇洒,结构舒畅,盖教颜鲁公化公者。”此等入颜鲁公,又出颜鲁公之高手,我等书界凡夫俗子,岂能一时半会得其奥秘?
    如此想来,心态虽暂安然,去苕溪的欲望却又陡增。“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习《苕溪诗卷》,怎能不去苕溪走?这次出行,苕溪是目的地之一,让我好生窃喜。然上天似乎要再续我与苕溪见面之缘,不经意间地微调竟让我与之擦肩而过,连回头留恋一下的机会也没给。
    我没有丝毫沮丧,反倒更为泰然。走马观花的节奏,历来与文化的品读难以契合。与其保留一份完整的神秘,也不能去勉强实现局部的直观理想,就像千年之前的米芾,留给书史的永远是一卷完整。
    我不再梦寐苕溪。错过的遗憾很美,错过的现实耐人回味。如同案头那卷陪我20年的《苕溪诗卷》,其卷楣的些许破损,却点滴不影响卷中诗文墨迹的意境。恰是它,让我在其字里行间、牵连飞白中寻得一份至真的完美,还有那飘着朵朵芦花、醉人心境的另一条苕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0-6-4 03:56 , Processed in 0.21492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