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5|回复: 0

【转】藏区藏汉双语学生类型及学校类型研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8 10: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藏区藏汉双语学生类型及学校类型研究
    我国目前的藏汉双语教学,在模式的选择上反复无常,使得本来就滞后的藏族教育更是雪上加霜,教育质量难于提高,有些地区还有倒退现象。出现这些问题的症结在哪?这些学校采用这种模式的依据在哪?究竟符合不符合藏汉双语学生的认知规律?是主观原因,还是客观原因?是政策层面的原因,还是执行层面上的原因?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是不容回避的问题,是亟待解决的一个研究课题。
   一、调研方法(一)研究方法:采用问卷调查法1·调查藏汉双语学生的藏汉双语水平,学习和使用两种语言的不同社会背景及开始学习藏汉双语的年龄等,旨在进行藏汉双语学生类型分析;2·调查藏汉双语学生所在学校的环境(城镇、农业区、纯牧业区、半农半牧区、社区语言环境),旨在进行藏汉双语学校类型分析。(二)被试的选取1·基本情况藏区安多地区的具有代表性的9所藏汉双语中小学。这些中小学是:青海的海南州民族中学、共和县民族中学、兴海县民族中学、天峻县民族中学,甘肃省的碌曲县藏文中学、夏河县藏文中学,四川省的红原县藏文中学、若尔盖县藏文中学、若尔盖嫩哇中心校。发放调查表4种800份,其中学生用卷500份,家长用卷300份。收回有效问卷539份,其中学生用卷356份,家长用卷83份,汉文水平调查问卷273份,藏文水平调查问卷266份。2·时间2007年10月至2008年5月
二、研究结果归类整理分析搜集到的数据资料,得到如下研究结果:(一)藏汉双语学生学习藏汉双语年龄情况表1-1 开始学习汉语的时间岁数3岁及以下4 5 6 7 8 910岁及以上人数2734 3 13 35 87 62 35 34% 1. 47 1. 10 4. 76 12. 82 31. 87 22. 71 12. 82 12. 45  从表1-1中可以看出,安多藏区的藏汉双语学生中,幼儿教育前只有1·47%的学生学习过汉语,学龄前期即学前教育期也只有18·68%的学生学习过汉语,也就是说只有20·15%的学生在上学前学习过汉语,而79·85%的学生是在入学后才开始学习汉语的。表1-2 开始学习藏语的时间岁数3岁及以下4 5 6 7 8 910岁及以上人数266102 33 27 29 35 22 9 9% 38·35 12·41 10·15 10·90 13·16 8·27 3·38 3·38  从表1-2中可看出,安多藏区的藏汉双语学生中,幼儿教育前有38·35%的学生学习了藏语,学龄前期即学前教育期也有33·46%的学生学习过藏语,也就是说有71·81%的学生在上学前学习过藏语,而只有28·19%的学生是在入学后才开始学习藏语的。
对两表的数据综合分析可知,安多藏区的藏汉双语学生中近80%的学生的母语即第一语言是藏语,而只有20%学生上学前学习过汉语,第一语言是汉语的藏汉双语学生的比例不足10%。(二)藏汉双语学生使用藏汉双语的语言环境表2-1 每天累计使用汉语的时间时间(小时)1 2 3 4 5 6 78及以上人数27386 70 44 23 10 14 3 23% 31·50 25·64 16·12 8·42 3·66 5·13 1·10 8·42表2-2 每天累计使用藏语的时间时间(小时)1 2 3 4 5 6 78及以上人数2669 25 38 35 28 20 18 93% 3·38 9·40 14·29 13·16 10·53 7·52 6·77 34·96从表2-1和2-2的数据可知,藏汉双语学生每天累积使用汉语不足4小时的占73·26%, 4小时以上的只有26·74%;使用藏语不足4小时的只有27·07%, 4小时以上的有72·93%;每天使用汉语的平均时间为2·89小时,而使用藏语的平均时间为5·42小时。表3-1 与家人使用汉语交流情况统计表选项A经常B偶尔C很少D从不人数273 35 67 94 77% 12·82 24·54 34·43 28·21表3-2 与家人使用藏语交流情况统计表选项A经常B偶尔C很少D从不人数266 236 14 9 7% 88·72 5·26 3·38 2·63从表3-1和3-2中可看出藏汉双语学生与家人交流的常用语言是藏语,高达88·72%,而常用汉语交流的只有12·82%。这组数据说明家庭的语言环境主要是藏语。表4-1 与同学使用汉语交流情况统计表选项A经常B偶尔C很少D从不人数273 58 96 94 25% 21. 25 35. 16 34. 43 9. 16表4-2 与同学使用藏语交流情况统计表选项A经常B偶尔C很少D从不人数266 215 43 8 0% 80. 83 16. 17 3. 00 0. 00  这组数据反映了藏汉双语学生在与同学交往中经常使用的语言为藏语,用汉语经常交流的只有21·25%,加上偶尔用汉语交流的也只能达到56·41%。从而可知校园语言环境为藏语。表5-1 与老师使用汉语交流情况统计表选项A经常B偶尔C很少D从不人数273 79 103 77 14% 28. 93 37. 73 28. 21 5. 13表5-2 与老师使用藏语交流情况统计表选项A经常B偶尔C很少D从不人数266 167 63 34 2% 62. 78 23. 68 12. 78 0. 75  这组数据反映了藏汉双语学生在与老师的交往中经常使用的语言仍为藏语,而用汉语与老师经常交流的只有28·93%。从中我们可推知学校的教学用语和学习用语主要为藏语。表6-1 与邻居使用汉语交流情况统计表选项A经常B偶尔C很少D从不人数273 52 47 87 87% 19. 05 17. 21 31. 87 31. 87表6-2 与邻居使用藏语交流情况统计表选项A经常B偶尔C很少D从不人数266 192 39 27 8% 72. 18 14. 66 10. 15 3. 01  代写论文从表6-1和6-2中可知,藏汉双语学生与邻里的交往中经常使用的也是藏语,比例高达72·18%,经常汉语使用的比例只有19·05%。这组数据反映了藏汉双语学生的社区语言环境也主要是藏语。
(三)藏汉双语学生使用藏汉双语的思维形式表7-1 思考问题时使用汉语思维的统计表选项A经常B偶尔C很少D从不人数273 31 67 91 84% 11. 36 24. 54 33. 33 30. 77表7-2 思考问题时使用汉语思维的统计表选项A经常B偶尔C很少D从不人数266 203 41 19 3% 76. 32 15. 41 7. 14 1. 13  表7-1和表7-2中很直观地可以看出,绝大多数藏汉双语学生的思维工具就是藏语,用汉语思维的不足12%。(四)藏汉双语学生对藏汉双语的认同情况表8 藏汉双语学生对汉藏双语的认同情况统计表科目汉语藏语类型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人数95 22 56 1% 81. 2 18. 8 98. 2 1. 8  从数据中可以看出不论是一类模式学校的学生还是二类模式学校的学生对汉语和藏语的认同情况基本相当,绝大多数学生都对藏语文和汉语同样喜欢,而且各个民族中小学为了加强汉语文教学,汉语文的课时平均每周达7·5课时,比国家规定的课时多1-2个课时。
三、藏汉双语类型分析
(一)藏汉双语教学模式
目前,藏区大致存在三类教学模式,一是实行以藏语授课为主,加授一门汉语文课,使藏文成为学习各门学科知识的工具,汉语作为学生的第二语言进行教学的“一类模式”;二是实行以汉语授课为主,加授一门藏语文课,使汉语汉文成为学生学习学科知识的工具,藏文作为自己的母语学习的“二类模式”;三是实行与汉族地区同样的教学模式,既是藏族学生占多数的学校也将所有学科知识完全用汉语授课,不再开设藏语文课,为了和前两个模式加以区分我们暂且称之为“三类模式”。
(二)母语即第一语言实施教学的必要性
人类教育的最基本的前提和基础,不管是人类社会最初的教育起源,还是人类个体的教育开端,都是依照遵循依从母语原则发生的。从人类社会最初的教育起源的角度来说,人类教育的发端就是依从母语实施教育的。当类人猿通过劳动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终于摆脱动物界,进化到人类,是以语言的产生为标志的,在语言产生的同时,也就是教育的起始过程。
从人的个体教育过程来说,每个人接受教育的开端也是遵循着依从母语的原则。谁都知道,一个儿童,当他(她)背着书包第一次走进小学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当地社会的一名成员了,已经被自己所属的民族的文化塑造成了该民族文化的成品,他(她)的思维,思维的语言,思维语言的逻辑,思维语言表达的话语都已经是自己母语的完整模式了。这就是我们实施学校教育的前提和基础。儿童的思维逻辑和语言表达,不管是语法规则,甚至是表达内容的文化属性都形成明确的、自己的特征性母语的完整形态。藏族也不例外,藏区基础教育的对象是藏区以藏语为母语的儿童,他(她)们从出生到进入学校前的六,七年的时间里,与父母的沟通语言是藏语;与家庭成员的交流语言是藏语;与玩伴们的游戏语言是藏语;从老人前辈那里听来的故事都是用藏语讲的,用藏语记的,如此等等,上学前,家庭、社会、环境、文化背景等各个方面对儿童构成了藏语的耳濡目染,形成了完整的藏语思维———表达逻辑结构,积累了相当数量的藏语词汇。这就是藏区基础教育的前提。如果我们的学校教育以此作为基础,当儿童一进入学校,就直接进行藏语藏文教学,并将汉语文以外的学科知识直接用藏语教学,那么,藏区教育如同人类各先进民族的教育一样,遵循了用母语教学的原则。如果儿童进入学校后要用一种在自己的头脑和生活中完全陌生的一种语言去学习和接受教育,其结果如何不言而喻。
教育的目的就是开启人的智蒙,授其知识,明其做人之理,所以,一种教育首先必须符合人的认知规律。符合认知规律就要遵循四个方面的语言逻辑相一致的原则问题。所谓“四个方面的语言逻辑相一致”就是指教师教学的语言逻辑,学生学习的语言逻辑,教材的文本语言逻辑,教育实施区域的社区语言逻辑这四个方面的语言逻辑必须达到一致的问题。这是任何一种教育实践活动能够正常实施,并获取成效的前提基础。世界一切教育理论家们的教育理念,教学方法理论都是建立在这四个方面的语言逻辑达到一致的前提基础之上的。就藏区教育而言,这四个方面的语言逻辑只能是藏语语言逻辑。其原因很简单,就是学生的母语状况决定的,就是学生在进入学校前已经形成的语言智力结构决定的,就是学生毕业成材后的生活、工作、服务的社会语言状况决定的。谁都知道办教育的目的是要培养人才,培养有知识的劳动者。而这个培养的过程全靠师生之间的语言沟通。借助语言来传授知识,理解知识,借助语言来发展思维,达到培养人才的目的。然而藏区基础教育教学实践中教师的语言逻辑和教科书的文版语言逻辑与学生和社区的语言逻辑不一致,造成了教学中的“话语障碍”,这种教育状况被群众形象地称之为“哑巴老师和聋子学生”,即老师不会说藏语,学生听不懂汉语。由于“话语障碍”学生无法接受应该接受的知识,甚至由于语言问题误解了很多知识,学生无法掌握正确的知识,甚至记成了错误知识。依据学生的母语状况和入学前已经形成的语言智力结构,应在教学中贯穿教师、教材、学生、社区四个方面的语言逻辑相一致的原则。借助母语学习学科知识的同时,借助母语学习第二语言,既符合学生的智力发展规律,也符合第二语言学习的规律,才能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藏区教育中长期形成了一个误区,认为:加强汉文教学,就认为是用汉语给藏族学生直接教授学科课程,其结果是,用尚未在儿童的智力结构中形成的语言智力结构的第二语言去直接学习学科知识,不但没有学到学科知识,连汉语言也没有学好。这种以牺牲学科知识、学习效果为代价来学习汉语,带来的是学科知识和汉语的“两亏”教学,得不偿失。
(三)藏汉双语类型
1993年,国际双语大师柯林·贝克(Colin Baker)在题为《双语教育与双语制度的基础》的著作中,把双语教育教学归纳为10种类型。日后,许多著作以及《双语制度与双语教育百科全书》也采用了他的划分类型。所述10种双语教育的类型中, 6种类型属于弱势双语教育范畴, 4种类型属于强势双语教育的范畴。弱势双语教学指的是:学校拥有双语学生,课堂教学语言采用多数民族语言。出于适应课堂环境的需要,可以允许学生短暂地使用少数民族语言,以便尽快地通过多数民族语言学习课程。学校实施双语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学生成为熟练掌握两种语言和多元文化的人才,而是培养学生成为单语人才或低水平的双语者,帮助学生尽快过渡乃至同化到主流语言和主流文化中。强势双语教学指的是:学校对两种语言一视同仁,其实施双语教育的目的不仅是要培养学生成为熟练掌握两种语言和多元文化的人才,而且要保留少数民族语言,营造双元文化或多元文化的社会氛围。我们的藏汉双语教教学应该是后者———强势双语教学。从我们选择的安多藏区的具有代表性的9所藏汉双语中小学问卷调查得到的数据所反映的情况看,我国安多藏区的绝大多数藏汉双语学生的第一语言(母语)、家庭语言环境、社区语言环境、学校语言环境都是藏语,依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的“母语是一个人进行自我表达的天然工具,他的首要需求之一就是充分发挥自我表达的能力”,“每个学生在开始接受正规教育时都应使用其母语”,以及我们对藏汉双语教学模式的分类,我们选择的安多藏区的具有代表性的9所藏汉双语中小学的藏汉双语类型均应属于适用一类教学模式。
四、几所学校之间的差异分析
属于纯牧区的学校有天峻县民族中学、红原县藏文中学、若尔盖嫩哇中心校,属于半牧半农的有兴海县民族中学、碌曲县藏文中学、若尔盖藏文中学,属于城镇的有海南州民族中学、共和县民族中学、夏河县藏文中学。其中一类模式的藏汉双语学校有:红原县藏文中学、若尔盖嫩哇中心校、碌曲县藏文中学、若尔盖藏文中学、夏河县藏文中学;二类模式的藏汉双语学校有:天峻县民族中学、兴海县民族中学;两类模式并行的藏汉双语学校有:海南州民族中学、共和县民族中学。按理说纯牧区和半牧半农区的更应实施第一类教学模式,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比如,天峻县民族中学和兴海县民族中学就没有实行一类模式,违背了学生的认知规律,违背了教育规律,使得这些学校的教学质量很低,这点从调查问卷中的学生的汉语文水平和藏语文水平自评统计中也可见一斑,那么他们为何选择这样的模式?是主观上的原因,还是客观上的原因?是政策上的原因,还是政策执行上的原因?我们还不得而知。而实施了一类模式的若尔盖藏文中学、碌曲县藏文中学、红原县藏文中学的教学质量就比较好。
五、分析讨论
1·以上数据反映出,安多藏区的绝大多数藏汉双语学生的第一语言(母语、生活用语、学习用语、思维工具)、家庭语言环境、社区语言环境、学校语言环境均属于适用第一类教学模式。选择学生最熟悉的语言作为教学用语是提高教育质量的最可行,最有效的方法,因为语言是思维的工具,只有当语言和思维同步时,教学效果最佳,质量才有可能保证,因此安多藏区大多数学校正在实施一类模式,这与我们调查分析后得到的藏汉双语类型相一致。
2·我们也从调查表中可以看到个别学校没有遵循教育原则,没有遵循学生的认知规律,而在强行推行二类模式,使得这些学校的教学质量偏低,这点从调查问卷中的学生的汉语文水平和藏语文水平自评统计中可以非常清除地看到,建议这些学校根据学生的实际选择合适的藏汉双语教学类型。
3·进一步加强汉语文教学,提高汉语文教学质量的关键在于如何把汉语文作为第二语言实施教学,尽快提高汉语的听说读写能力,成为除藏语文外另一个学习学科知识的语言工具。要通过藏语文这个工具掌握学科知识站起来,通过汉语文这个工具走出家门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0-8-5 04:27 , Processed in 0.25584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